正文 第285章 不想廢話 文 / 甲六一

    【公眾號開通了小說、漫畫、vip電影,全免費無廣告。速度添加,微信點添加朋友公眾號搜索: landaozhekou 或者中文搜索(嵐島折扣)】

    那個女人是蔡根第一次見,長相很精致,也很有氣質,算是蔡根喜歡的類型,有股成熟的美,身高身材都算是上等,穿著也很得體,沒有厚重的大衣,而是一套職業裝,有點像大公司的hr,干練,而又氣場強大,這是手上纏著紗布,手指頭好像不全,是個殘疾人。3秒鐘記住--筆下中文網單字母全拼(www.fputri.live

    人也來了,冷場不好,要不要先打個招呼呢?還是直接動手搶人?完全沒經驗啊,這算什么場合?需要參照電影里面的黑幫血拼嗎?

    蔡根正在胡思亂想的時候,那個女人說話了,

    “初次見面,蔡根,你好,我叫林沃。”

    這女人竟然認識自己,還這么有禮貌,蔡根有點意外,點上一顆煙,裝一下吧,

    “你好,來都來了,說說吧,想咋地?”

    林沃對于蔡根的直接很滿意,可能她也不喜歡廢話吧,

    “本來是找龍三拿點東西,既然你來了,我還要問你點事,菩提樹神哪去了?”

    說龍三你就說龍三,提什么菩提樹神啊,蔡根總不能說,那棵大樹已經被自己泡海里了吧,

    “龍三有事來不了,那棵大樹我不知道。”

    趙大牛就在旁邊看著呢,蔡根瞪眼說瞎話,還這么溜,林沃有點不高興了,

    “龍三在哪里?”

    是啊,在哪里呢?被小二送醫院去,現在應該在太平間或者火葬場吧,蔡根決定實話實說,

    “龍三病了,送派出所去了。”

    看蔡根也不像說假話,林沃繼續問,

    “那你們替龍三來,就是傳話嗎?”

    對啊,我來干啥來著?蔡根明確了一下自己的目的,

    “清樂門的事情,是你搞出來的嗎?死了四百多無辜的人。”

    林沃點了點頭,沒有任何否認和掩飾,

    “是啊,我養的兇獸,失敗了。”

    蔡根組織語言,繼續說,

    “咱就先不提成千上萬的小動物靈魂,咱說說那四百多人,就那么無辜的死了?你為啥啊?”

    林沃依舊沒有思索,也沒有任何不好意思,

    “為了養兇獸啊,兇獸成長發育需要吃人啊。”

    說得輕描淡寫,就像牛吃草,狼吃羊,自然規律,無可厚非一樣,蔡根被說的不知道怎么繼續了,道德觀價值觀不在一個世界,在人家眼里,這都是正常的事情,并且還不明白蔡根為什么要問?

    “我是說,那些人死得很無辜,你這樣做是不對的。”

    一股笑意出現在林沃的臉上,就好像她終于發現蔡根的可愛之處一樣,竟然耐心的給蔡根解釋,

    “人類腳踩死螞蟻的時候,螞蟻也很無辜,有人會因為這個事情討論對錯嗎?”

    這個比喻真好,不在一個實力等級上,無需估計對方的感受,蔡根明白再多說也沒有意義,

    “把龍少放了吧,以后不要做壞事了。”

    說完,蔡根又點上一顆煙,等待自己希望看到的結果。

    小孫聽完都忍不了了,

    “三舅,你在開玩笑嗎?一點也不好笑啊。”

    貞水茵已經做好了對方暴起攻擊的準備,決定第一時間帶著蔡根遁地,

    “蔡哥,你這樣說,有什么依據她會聽你的呢?”

    林沃失去了笑意,感覺這個對話實在沒有營養,這段時間的經歷實在很不好。

    先是菩提樹神丟了,一直沒有找回來,上邊很不滿。

    接著培養兇獸還失敗了,引來了社安局,給自己也帶來了不小的麻煩。

    然后,殺了幾個廢物,上邊小題大做還讓我斷指謝罪,這種侮辱是無以言表的。

    最后,龍三還帶著獸骨跑了,如果再丟了獸骨,上邊不說搞死自己,肯定沒完沒了。

    這一系列事情讓林沃很厭煩,感覺就沒有好事情,所以也就沒有耐心跟著蔡根繼續扯犢子,

    “蔡根啊,就你這樣也想當苦神?廢物,全是廢物,浪費我的時間。交給你們了,能抓就抓,不能抓就殺,我去找龍三拿東西了。”

    說完,林沃走了,就那么走了,繞過了商務車,然后傳來汽車發動的聲音。

    原來商務車后面還有一輛紅色的小跑車,林沃上了跑車,一溜煙的開走了。

    事情這樣發展,讓蔡根有點意外了,咋沒說幾句就走了呢?瞧不起誰啊?

    有道理咱們講道理,林沃的行為深深的傷害了蔡根的自尊心,人家壓根就不認為,有講道理和跟你動手的必要。

    蔡根摸著手里的香皂,暈,白瞎了,那是新買的香皂啊,用不上了。

    再說了,林沃是在跟趙大牛說話嗎?對趙大牛這么自信嗎?

    趙大牛卻不意外,伸手抓住龍少的腦袋,就想拗斷,如果成功,那么龍少可以不用回頭,就能看自己的屁股了。

    對于趙大牛的暴起傷人,小孫快速上前,也抓住了龍少的腦袋,開始和趙大牛較勁。

    扭了兩次,沒有扭動,龍少的鼻血都出來了,被兩個異性抓住腦袋施壓,毫不懷疑,雙方再加把勁,腦袋就碎了。

    蔡根趕緊喊道,

    “小水,救人,一個沒有腦袋的龍少,是沒用的龍少。”

    說完蔡根就后悔了,有腦袋的龍少也沒啥用。

    小水速度還是很快的,在蔡根開口的時候,就已經消失不見,鉆入地底以后,抓著龍少跑了回來。

    瞬間小孫和趙大牛的手上都空了,緊緊的握在了一起,就像多年不見的好友,只是握著的手,青筋直冒,用最大的力量訴說著相見恨晚。

    最后,小孫在沒有變身的情況下,終于不敵趙大牛的力量,被趙大牛利用身高和力量拉離了地面,然后用力的向高空甩去。

    小孫一下就脫離了車燈的范圍,沖天而去,消失在茫茫的黑夜。

    小水松手把龍少放在地上,責問蔡根,

    “蔡哥,你咋讓林沃跑了?你不是要譴責她嗎?你不是要為那四百多人討回公道嗎?怎么來了以后又慫了呢?”

    蔡根被說了個大紅臉,剛想解釋幾句,趙大牛已經沖向了自己,趕緊往后退,那三百多斤的體重,晃悠著殘缺不全的腦袋,張著大嘴,露出一圈尖牙,實在是很震撼,蔡根很害怕,就不說那尖牙,說那體重,也得撞骨折。

    看見蔡根動,小水也沒閑著,趙大牛體積比較大,她跟龍少也在沖擊的線路上。

    還好,小孫終于掉下來了,變身了一只大馬猴,直接落在了趙大牛的脖子上,騎在肩膀開始了狂錘他變形的腦袋。

猜你喜歡

江苏体彩7位数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