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26章父女暢談(原版) 文 / 落日清風

    【公眾號開通了小說、漫畫、vip電影,全免費無廣告。速度添加,微信點添加朋友公眾號搜索: landaozhekou 或者中文搜索(嵐島折扣)】    (敘接上文,上一章作品回顧)

    秦父回到飯廳以后,發現陳永伏正在想著心思,知道他因為和秦玉楠鬧了別扭的原因,于是,便想搬離開秦家。3秒鐘記住--筆下中文網單字母全拼(WWW.bxzww.com)

    秦父為了安慰他的情緒,便不住地和他談論起了單位上的情況。

    他從和陣永伏的談論情況中得知,他給單位上寫了一份改進設備的方案。聽了他的方案后,秦父大為贊賞。于是,他便當著秦玉凡在當面的情況下,夸獎起女婿來了。

    秦玉凡聽到父親夸獎陳永伏之后,心里美滋滋的,比吃了蜜糖都甜。但是,她卻在表面上裝出了不滿意的樣子,故意瞞怨起陳永伏來了。

    秦父看到女兒當著自己的面埋怨著陳永伏之后,知道她這是做著樣子,給自己看的。于是,他便和女兒女婿兩個人,談論起了他們兩個人的婚事。

    聽到父親談論起了自己的婚事以后一,秦玉凡不由得心里暗喜了起來。隨后便向他道出了眼前的困難。

    聽了女兒道出了困難之后,秦人廠便非常爽快地答應了女兒的要求。隨后,他們三個人都止不住地哈哈大笑了起來,暫時忘記了心中的煩惱。

    "小陳,說真的,你雖說不是爸爸親生的。可是在爸爸的心里,你就是爸爸的親兒子。我娃你在這個家中也不要太拘禮。有什么事情就盡管告訴爸爸吧,只要爸爸能辦到的地方,爸一定想法辦到。爸爸這人一生也沒有什么本事,也沒有能力給你們兩個人置辦上一場隆重的婚禮。你在心里也不要怨恨爸爸!"

    "爸爸,咱們都是一家人,你為什么要如此見外呀?我從小父母雙亡,你們二老就是我的親生父母。我有什么不對的地方,您老人家盡管批評。我也是窮人家出生的孩子,家里面也沒有什么錢,您老人家沒有謙棄我的出身,又不嫌棄我是一個窮光蛋,把女兒嫁給我。我已經感恩不盡了,怎么還會有什么怨言。我和玉凡也戀愛好幾年了,也沒有給家中幫上什么忙。對您老人家也照顧不周,您老人家也千萬不要見怪!"聽了秦父的話后,陳永伏不覺眼睛濕潤了,便哽咽地對他說道。

    "小陳,咱們都是一家人,見外的話就不要說了。只要你和凡凡兩個人能和和美美地把日子過好,爸就是到了陰曹地府,也能冥目了。只可惜爸爸這身體,可能是等不到抱孫子的那一天了!"

    "爸爸,一家人正在高高興興地吃飯呢!您干嘛凈說這些不吉利的喪氣話呀?我以后還等著您幫我和永伏兩個人照看孩子呢!您老人家要是有個什么三長兩短的話,誰幫我們兩個人看孩子呀?您老人家就不要再說這樣喪氣的話了!還是先談談單位上的事情吧!"看到秦父說起了傷情的事情以后,秦玉凡害怕引起了秦父的傷心,連忙打斷了他的話。

    "噢!對,對,對。光顧了說閑話,差一點把正事忘了!對了小陳!這件事情非常重要,千萬馬虎不得。回頭,你就把這件事情寫成材料,爸爸親自替你把它交給你們經理。我想,憑著我曾經是他師傅的這一層關系,他一定會給我面子的。"聽了秦玉凡的話以后,秦父方才想起了陳永伏寫報告之事,連忙對他提醒起來。

    “爸爸!你身體有病,怎么還有閑心情管這些事情呢?操那份閑心干什么呀?單位上效益就是再不行的話,他還能少得了您一個月760元的工資呀”秦玉凡聽到父親想去單位遞交材料去后,連忙阻止起他來了。

    “哈,哈,哈!你瞧我這女兒呀,說的這是什么話呀?你爸爸雖然退休了,但還是公司中的一名成員呀!‘廠興我榮,廠衰我恥’,爸爸怎么能袖手旁觀呀!我娃你別忘了,你爸爸是一名有著二十多年黨齡的老黨員,又是單位里的一名顧問。爸爸怎么能袖手旁觀呢?這件事情爸爸不僅要管,而且還要一管到底呢!有可能的話,爸爸還想親自去單位參觀按裝投產的情況呢!唉,你們兩個人不知道,這個單位可是爸爸和你們劉經理以及其它幾個人一手創建起來的。當年單位開始創建的時候, 整個單位里面只有二十多個人。那個時候咱們單位也不叫如今這個廠名。單位里面也只有一臺破爛不堪的機器。可爸爸在這個單位里一干可就是26年呀!舍不得離開呀!想當年,爸爸在這個單位里做車間主任的時候,你們劉經理還是一個不到二十歲的娃娃,成天沒少挨過我的罵。想不到這么多年之后,他能把咱們單位由一個只有二十多人的企業發展到現在擁有四五仟人的國營大企業,在競爭日益激烈的情況之下,能使咱們單位能立于不敗之地,實在是不容易呀!如今的市場經濟競爭是更加激烈了,有多少企業都在競爭中紛紛破產倒閉了。咱們公司現在面臨的情況也是設備落后,技術陳舊,生產效益是日益衰落,再要是不進行更新設備,技術更新的話,同樣將面臨破產倒閉的境地。爸爸怎么能對此事不擔心呀!”秦父一邊回憶著往事,一邊身有感觸地說道。

    “那好吧!爸爸!既然你執意要去的話,到時候女兒就送你去吧!”聽了秦父的話之后,秦玉凡便只好點了點頭說道。

    “嗯!這才是爸的好女兒!爸就喜歡這樣的乖女兒。”聽了她的話之后,秦父高興地拉著她的手說道。

    三個人都不由自主地開懷大笑了起來。一時之間,都暫時忘卻了煩惱的事情。

    幾個人又閑聊了一陣話之后,秦父看到時間已經很晚了,于是便對陳永伏說道:“小陳,時間不早了,你還是早點兒休息去吧!明天一早還要去上班呢!”

    “哎!”聽了他的話之話,陳永伏和秦玉凡兩個人相互看了幾眼之后,便轉身就要往外走。

    “凡凡,我娃先等一會兒,爸還有一件事情要問你呢!”看到陳永伏和秦玉凡兩個人都要往出走之后,秦父連忙叫住了秦玉凡。

    “永伏,你先回房休息吧!我和爸爸嘮一會兒家常之后,就過來了。”聽了秦父的言語之后,秦玉凡便轉身對陳永伏說道。

    “嗯,行!”聽了她的話之后,陳永伏答應了一聲之后,便回到自己住的“新屋子”里去了。

    第二章第7母女勸解

    秦玉楠在秦母的勸解之下,終于哭哭啼啼的回到了自己的屋子。她回到自己的屋子之后,便一頭倒在了床上,放聲地痛哭了起來。

    “楠楠,我娃別哭了!你爸說的那是氣話,他怎么會把你真的往出趕呢!你爸他一輩子就是這個犟脾氣,我娃你千萬不要和他硬上氣呀!你爸他身體有病,你要是把他氣個三長兩短的,事情可怎么得了呀!……”看到秦玉楠趴在床上不住地痛哭著之后,秦母坐在了她的身邊,不住地勸解著她。

    在她的一再勸解之下,秦玉楠這才終于逐漸止住了悲聲,斷斷續續地抽泣起來。

    秦玉凡回到自己住的屋子后,看到秦母坐在了床頭,不住地勸解著秦玉楠,她也連忙來到了秦玉楠的床頭,也想要勸解她幾句。

    秦玉楠在秦母的勸解之下,已經逐漸止住了悲聲。正在低聲的抽泣著,突然看到秦玉凡來到了她的身邊之后,她立刻生氣的扭過了身體,抽泣的聲音更大了。

    “凡凡,鍋里面還有米飯呀?”秦母看到秦玉楠不肯搭理秦玉凡之后,便連忙對秦玉凡說道。

    “媽!鍋里面還剩了一碗米飯,只是放的時間長了一些,可能已經涼了。我去給楠楠熱一下吧!”

    聽了她的話之后,秦母連忙點了點頭:“行,那你去給楠楠熱一下吧!”

    于是,秦玉凡便離開了自己的屋子,回到上房廚房里去了。

    大約二十多分鐘以后,秦玉凡便終于端著一碗米飯,來到了她和秦玉楠住的屋子。她把米飯端到了秦玉楠的身邊對她熱情地說道:“楠楠!姐姐已經把飯給你熱好了,你快趁熱吃點吧!”

    聽了她的話之后,秦玉楠回頭看了一下,發現是米飯之后,立刻拉下了顏面。扭過了身體生氣地說道:“貓哭耗子假慈悲,誰要你多嘴多舌的給我熱飯呢,我不吃!”她說完之后,便掉過了身體不再理她了。

    “楠楠,我娃今天一整天都沒有吃飯了。你姐姐已經給你把飯端來了,我娃你就好歹吃一點吧!”秦母在一旁看到秦玉楠睹氣不肯吃飯之后,連忙勸解起來。

    “媽!我不愛吃米飯,我想吃臊子面。”秦母和秦玉凡兩個人勸了半天,秦玉楠還是不肯吃飯。

    “楠楠,天色已經很晚了。你姐姐好不容易才給你把飯做好了。我娃你就好歹吃上一碗吧!到明天晚上媽一定給你做臊子面。”

    “不嘛!媽,我不愛吃米飯。我就想吃臊子面。”然而,任憑秦母和秦玉凡兩個人勸了半天,秦玉楠卻依然不肯吃飯。

    “行,行,行!楠楠!我娃不愛吃米飯算了,那你起來給媽燒鍋,媽給我娃搟細面去。”秦母看到秦玉楠還是不肯吃飯之后,只好又對她說道。

    聽了她的話之后,秦玉楠這才終于翻身坐了起來,跟著秦母,便到廚房里去了。

    等到她吃過飯以后,再次返回到她住的屋子的時候,秦玉凡早已經脫衣睡覺了。

    看到她進了屋子之后,秦玉凡掉過頭來看了她一眼之后,便又轉過了身體,翻身又睡覺了。

    秦玉楠看到秦玉凡沒有搭理自己,便一聲不吭地來到了自己的床頭,也開始脫衣入睡了。

    姐妹二人賭氣的誰也不再理誰,各自躺在了床上,想著自己的心思…

    (本章結束)

    ()

猜你喜歡

江苏体彩7位数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