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魔烹飪手冊》 前菜:炸肉脆卷 第四十章 戰場沒有浪漫 文 / 頹廢龍

    【公眾號開通了小說、漫畫、vip電影,全免費無廣告。速度添加,微信點添加朋友公眾號搜索: landaozhekou 或者中文搜索(嵐島折扣)】

    女糕點師清晰的聽到了這樣吞咽口水的聲音。3秒鐘記住--筆下中文網單字母全拼(www.fputri.live

    她不由一愣。

    杰森又餓了?

    隨即,就是自責。

    果然我還是做少了。

    不。

    應該是糕點類的甜食實在是太單一了,很難真正意義上撐起一次午餐。

    我需要學習其它烹飪方式!

    可是糕點屋內的甜味不能夠和其它味道混雜……

    改造走廊嗎?

    女糕點師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圣芒戈學生會會長泰笛則根本沒有注意到杰森吞咽口水的聲音,她大大咧咧的走了過來。

    “杰森導師,這是您在圣芒戈學院的身份證明。”

    “這個是學院的校徽。”

    “這個是您第一周的薪酬。”

    這位女生會長將一個牛皮紙文件袋交給了杰森。

    文件袋內有著一張類似名片一般的身份證明,不過材質卻是金屬的。

    正面寫著:學生會指導老師,杰森(類似印刷素描的頭像)。

    翻面寫著:py86.11.2-py87.11.2

    再下面就是圣芒戈學院的校徽了。

    一副刺破昏暗的黎明畫面。

    校徽也是這樣,不過,更加的形象一些,將黎明的光束變為了長劍。

    然后就是之前約定好的35塊周薪。

    杰森目光一掃而過,并沒有停留。

    因為,眼前女學生會會長身上殘留的香味早已經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你之前遇到過什么特殊的事情嗎?”

    “從昨天你送我們回來之后。”

    杰森問道。

    “沒有什么特殊的事情。”

    “送你們回來之后,我就返回了圣芒戈學院。”

    “然后例行處理一些雜事。”

    這位女生會會長一邊說著一邊思考著,然后,突然她輕拍了一下手掌。

    “對了。”

    “今天早晨我在13號教室發現了一些古怪的東西。”

    “應該是類似祭祀……不、不,不是杰森導師你想的那種,是學生之間很流行的‘通靈游戲’那種。”

    看著突然面容肅穆的杰森,這位女學生會長連連擺手的解釋著。

    “最近在新德城很流行一些奇奇怪怪的‘通靈游戲’。”

    “有‘血腥瑪麗’‘四人跑’‘十字街口的交易’‘招魂游戲’等等。”

    “雖然學生會很努力的在禁止了,不過,很多學生依舊在私底下偷偷的玩。”

    說到這,泰笛一臉的無奈。

    做為同齡人,她可是很清楚,這樣的游戲有著多么大的吸引力。

    即使是她,也是因為學生會會長的職責所在才統統拒絕的。

    而剩下的人?

    這位女學生會長就不敢保證了。

    甚至,她還猜測,有學生會的成員也在私底下玩著這種游戲。

    畢竟,只是游戲,又不會死人。

    聽著泰笛的描述,杰森眉頭一皺。

    毫無疑問,眼前副本世界的‘食物’不僅少了很多,而且還善于隱匿。

    “環境的改變,優勝劣汰嗎?”

    杰森看著櫥窗外平整的馬路,和不遠處的一棟棟樓房,下意識的想道。

    很明顯,一切都在改變。

    隨著變化而變化。

    即使是天空,都會變得不那么藍了。

    而一直思考的女糕點師也是回過了神。

    “泰笛你一定要阻止這樣的游戲。”

    “很多事情,是現在的我們無法理解的。”

    “同樣的,很多存在也是我們無法知曉的。”

    “稍有不慎,就會惹來大麻煩。”

    女糕點師十分認真的說道。

    “嗯、嗯。”

    這位女學生會長點了點頭。

    并不是敷衍。

    當然了,也不是認可女糕點師的話。

    僅僅只是因為她職責所在。

    杰森則是將牛皮紙袋內的身份證明、校徽和錢都裝在身上后,直接站起來道:

    “我能去看看嗎?”

    “您對13號教室的‘通靈游戲’感興趣?”

    女學生會長有些驚訝,不過,馬上點頭。

    “好的,我一會兒就要返回學院,我們可以同路。”

    “吉榭爾你呢?”

    扭過頭,女學生會長詢問著女糕點師。

    “不了。”

    “我需要看店。”

    “昨天已經因為意外休息了一天,如果再休息的話,店鋪的生意會一落千丈的。”

    女糕點師笑著搖了搖頭。

    接著,當她看著杰森和好友離開后,這才輕聲嘆了口氣。

    “果然,杰森對單純的糕點厭煩了,所以才會迫不及待的去圣芒戈學院吃晚餐嗎?”

    “我該怎么辦?”

    “我……”

    還在想著、猶豫著的女糕點師突然身軀微晃。

    當她再次站穩后,直接走向了柜臺,拿起了上邊的電話,撥出了一個號碼。

    “給我把‘看門狗糕點屋’旁邊的店鋪買下來,改造成餐廳,雇傭兩個、不三個有實力的男廚師來。”

    說完,她就掛了電話。

    略微猶豫后,這才扯下一張便簽開始寫了起來。

    ……

    泰笛這次選擇了后座。

    她希望近距離的觀察杰森。

    不過,在看到泰笛坐到了后排后,杰森直接坐到了副駕。

    他還是不太喜歡和陌生人接觸。

    不論男女。

    尤其是當那‘食物’的香味散去后,杰森一直能夠保持理智。

    泰笛看著坐在副駕駛上的杰森,忍不住的撇了撇嘴。

    但下一刻,就興致勃勃的問道:

    “杰森導師,戰場是什么樣子的?”

    透過后視鏡,杰森能夠清晰的看到這位女學生會長眼中的躍躍欲試和期待。

    因此,他直接說道:

    “地獄。”

    “去過一次后,就再也不想去。”

    這樣的答案明顯和女學生會長想象的不同。

    “槍炮轟隆時,硝煙彌漫間,就沒有一點浪漫的事嗎?”

    她不甘心的問道。

    “死亡浪漫嗎?”

    “不浪漫。”

    “任何在死亡襯托下的浪漫,也只是虛假的——人,一旦死了,就什么都沒有了。”

    杰森很干脆的說道。

    而這讓女學生會長徹底的閉嘴了。

    她氣鼓鼓的看著杰森。

    一副恨不得咬杰森一口的樣子。

    但是她心底又認為杰森說的應該是對的。

    畢竟,誰也不愿意死亡。

    那想要戰場的浪漫,就只能是‘不死之人’嗎?

    可這樣的人,又怎么會存在。

    心底想著,女學生會長的思維不由自主的發散開來。

    她在想著如果自己可以不死,那將該怎么享受戰場的浪漫?

    沉默伴隨著后半程。

    一直到駛入圣芒戈學院時,沉默才被打破。

    一位杰森曾見過的學生會成員臉上帶著顯而易見的焦急,在看到泰笛的車時,直接急匆匆的跑了過來,沒等泰笛下車就徑直說道——

    “會長,出事了!”

猜你喜歡

江苏体彩7位数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