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粉》 第2卷 第254章 沒有情份 文 / 青銅穗

    【公眾號開通了小說、漫畫、vip電影,全免費無廣告。速度添加,微信點添加朋友公眾號搜索: landaozhekou 或者中文搜索(嵐島折扣)】

    他攥著這賬簿,又問她:“你后來是怎么知道這些的?”

    李夫人道:“她看完我賬本不到半年,我發現她私下里看我時的目光變得可怕了,我雖然沒有見過狼,但我看過書里描述的狼,她看我的目光,活脫脫就是一頭餓狼。3秒鐘記住--筆下中文網單字母全拼(www.fputri.live)”

    她頓一頓,接著道:“話說回來,一個眼界低到嫉妒原配嫁妝的女人,到底是有多沒見過世面?……還有件事我也很疑惑,高家子嗣不旺,父親跟我母親成親好幾年我母親才過世,也只生了我這么一個女兒,怎么她胡氏一進門就連生三胎,這是不是也太好生養了些?”

    永王怒起:“你住嘴!你竟敢無端臆測!”

    李夫人冷笑:“生氣?你引以為傲的母親,當年也是這么臆測我的母親呢,我這才不過一回,她卻是很多回,無數回!

    “只有我和她在的時候,她會說,敏姐兒,你可千萬別學你娘,她太丟人了。

    “又或者說,敏姐兒,你親娘為什么會早死?她莫不是做了對不起你父親的事情?你長的一點也不像你父親,你別不是高家的孩子吧?

    “你外祖家這么有錢,還想把女兒嫁進世家,她死了還讓你有這么大一筆家產,可真不公平。

    “諸如此類,還有很多很多!

    “你讓我住嘴,你怎么不先回去讓她跪在我母親面前自刎謝罪呢?我的母親,也是你的嫡母!

    “你愛你的母親,我就不愛嗎?如果你長年累月被她如此對待,你會怎么樣?

    “誰都有資格說我不好,就你們不配!”

    永王通體發麻,喉嚨像火燒一樣,如果說母親貪圖周太妃嫁妝還情有可原,是胡家太窮了,那她連一個小姑娘都不放過究竟是為什么?

    隔壁忽然傳來一聲悶響,接而又傳來一聲貓叫。

    永王回神,睚眥欲裂看向對面:“這些你又有什么證據?”

    李夫人揚唇:“我要什么證據?難道我需要向你證明什么?你信不信于我來說,都沒有什么損失。

    “不過你倒可以好好想想我的話,畢竟你引以為傲的母親可是靠生養上位的,給二房連生兩個兒子……你是我弟弟,你弟弟就未必是我弟弟了。”

    這句話再次把永王給激怒,沒有什么比侮辱自己的母親更讓人血脈賁張!

    永王拳頭在顫抖,但忽然他一個激靈,目光又犀利起來:“胡宗元的事情,是不是在背后操縱的?”

    李夫人坐下來,氣定神閑捧起冷了的茶:“何以見得?”

    “我永王府從不與人結怨,胡家雖偶有逾矩也還夠不上大惡,再者能鋪下這么大陣仗的人一定不是等閑之輩,你這么恨他們,不是你還會有誰?”

    李夫人啜茶不語。

    永王怒道:“我要進宮狀告李存睿,他假公濟私禍亂朝綱,他有不軌之心!”

    “盡管去,皇上不是還給了你三日么?只要你有證據,告誰不能告?”李夫人睨著他。

    “你就一點不怕?”

    “我怕什么?”李夫人冷笑,“你當我出閣前那些年都是吃素的?胡氏做的那些事,祖母心里都有譜了,不然你以為那么多年沒回過娘家,為何祖母不為難我?

    “告訴你這些不過是讓你明白點,別拿自己當什么好貨色,也別狗眼看人低,我的兒女至少有個端正的母親,比你強多了,以后也別拿什么阿貓阿狗在他們面前擺譜!”

    她把賬本自他手里抽回來,又道:“這件事從頭至尾就是胡宗元自己的鍋,他行賄是事實,自己求著要進織造局是事實,他上任之后屢出奇計逼迫商家,造成大批絲商罷市也是事實。再有,他親自挑選的船工,親眼核對過綢緞,這些都不是假的。

    “出事了就想找背鍋的,當初就別那么貪得無厭啊!”

    永王握拳,竟想不出話來應對。

    李夫人把賬本卷成一個筒,沖他揚唇:“沒有別的事,我就告辭了。你姐夫每天下衙回來要用點心,他只喜歡我替他準備。”

    “慢著!”永王忽然喚住她。

    李夫人轉身,隔空望著一臉頹唐的他。

    日光不知幾時出來了,透過窗紗在屋里灑下薄薄光影,將兩腳下都鋪出一團陰影來。

    永王連續咽下幾口氣,說道:“你說的這些,我會去求證的。如果是真的,這賬本上缺的東西,我會原原本本給你送回來。”

    李夫人站半日后冷哂:“你不還,我也會有法子拿回來。”

    “姐姐!”

    李夫人背轉身:“不要叫我!”

    永王上前:“雖然我知道我找不到證據,也知道胡宗元兄弟死定了,但我知道是你。”

    “沒有證據,話就不要亂說。”李夫人回過頭,“誹謗抹黑朝廷命婦,也是要獲罪的。

    “我跟你之間不可能有情份,今日我之所以來,且是一個人來,就是不想污了外子他們的眼耳,不是要給情面你。

    “以后也不要再拿家人兩個字來惡心我,惡心透了。心里有我的才是我的家人,只想從我這里占便宜的,只會算計我的不是我什么家人,你也認清認清自己的位置。”

    語音落下,她人已經開了門。

    裙擺拂過門檻,冷風簌簌地闖進來,將簾幔吹得飛起,但留下來的這番話語,卻比寒風還刺骨。

    屋里一下變得寂靜,永王呆立著,望著門口久久沒有再動。

    右首屋里坐著的李南風指甲已折斷了,掌心有著模糊血痕。但血液還在四肢各處梭梭地流躥,躥得人全身發麻還停不下來。

    前次聽金嬤嬤說胡氏苛薄時便已經恨得牙癢,但那種感覺到底還隔了一層,如今經由李夫人親口說出來,那些感受便終于落到了實處。

    她終于明白李夫人的冷靜冷漠是怎么成就的,為何會在永王來京的當口,她還能若無其事地操心李摯的婚事,只因為面對這一切她毫不心虛。

    李摯在扯她袖子,他的手今日也格外有力。

    她蜷了蜷麻木的手指,再度透過門縫看了眼那頭呆坐未動的永王,跟隨李摯出了門。

猜你喜歡

江苏体彩7位数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