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據廢土》 正文 第四百八十二節 沖突 文 / 輝煌戰狼

    【公眾號開通了小說、漫畫、vip電影,全免費無廣告。速度添加,微信點添加朋友公眾號搜索: landaozhekou 或者中文搜索(嵐島折扣)】

    說實話,期初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陳興的內心是十分忐忑的。3秒鐘記住--筆下中文網單字母全拼(WWW.bxzww.com)原因很簡單,大師團的這些人全是流放者,兵痞中的兵痞。如果全都遵規守矩,還犯得著被流放嗎?

    沖突的起因肯定不只是卡西口中的“吹口哨”,肯定少不了污言穢語,嬉笑調戲,甚至還有可能摸胸摸屁股,各種揩油。

    然而,當陳興趕到現場,映入眼中的卻是一地橫七豎八、鼻青臉腫且斷手斷腳,哀嚎不斷的手下。

    而另一邊,是一個個武裝到牙齒,如同鐵罐頭般的強壯女性。她們神情冷漠,態度倨傲,仿佛在看一群垂死掙扎的野狗。

    在鋼鐵隊列的邊緣,十數個大師團的傭兵被打得像灘爛泥,趴在地上一動不動。他們的背上踩踏著高跟鐵靴,靴跟下滲出暗紅的血漬。

    那份愧疚感頓時煙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急速上涌的怒氣。

    “至于嗎!”陳興大聲吼起來。

    面對他的質問,眾鋼鐵姐妹臉上的表情沒有絲毫變化,連眼皮都沒抬一下。

    “都是自己人,用得著往死里弄嗎!”陳興怒火中燒,厲聲喝問。

    好歹也是他大師團的人,俗話說打狗還得看主人,這北橋團真是一點兒面子都不給他留!

    連聲質問之下,又或許是看到他后面正在走來的葉陽白柳,隊列中體型較為高大,雙手抱胸的那個鋼鐵姐妹隊長終于回話了。

    “是他們嘴賤!”

    “所以呢?”陳興問道。

    “所以他們得到了教訓。”鋼鐵姐妹隊長氣勢洶洶地回答。

    “這只是教訓嗎?”陳興強壓著怒火,指著滿地傷殘問道。

    鋼鐵姐妹隊長不說話了,目光平移,看向已經走到陳興身邊的葉陽白柳。畢竟陳興身份特殊,雖然敢對他下面的人動手,卻不敢和他過分頂撞。陳興有兩個身份,一個是北橋團的合作伙伴,另外一個則是副團長的男人,無論哪個身份都不合適發生正面沖突。

    “先把傷員安頓好,重傷的我來處理,有什么事情,回頭再說。”

    “山

    娜,帶人回船艙,沒我命令不許出來。”

    葉陽白柳走上前,不溫不火,淡淡的兩句話就把劍拔弩張的氣氛平息了。不得不說,大治療師的氣場還是很足的。

    鋼鐵姐妹離開,沒受傷的傭兵立即圍過去,七手八腳地把傷兵抬走。幾個重傷員被抬到葉陽白柳面前。只見她手心摁上去,一陣綠芒泛起,傷口迅速止血。

    通常為了節省體力,快速治療師只治療致命傷,使傷員脫離危險即可。

    處理完傷兵,陳興和葉陽白柳回到船長室,此時兩人已沒有了纏綿的心情。

    “我失策了,就不該把姐妹們帶上你這條賊船。”葉陽白柳雙腿交疊地坐在沙發上,輕搖著頭,扶額嘆息。

    “這還是我錯了……”陳興氣不打一處來。自己的人被打了,到頭來還要埋怨他。

    “要不然呢?”葉陽白柳豎起眉毛。

    “行行行,是我的錯,你是大治療師,葉陽大團長,你說了算。”陳興沒好氣地說道。

    “哎呀,這話聽起來怎么這么酸啊~”葉陽白柳轉怒為笑,拉著他的手調侃道。

    被說破心事,陳興老臉一紅,連忙轉移話題,“什么酸不酸的,不要扯遠了。”

    他一副正經的樣子,“我們好歹也是友軍,就是有點兒小摩擦,也不至于把人打成這樣吧?我們接下來還要打仗,仗都還沒打就開始窩里斗,你說這合適嗎?”

    “好好好,你說得對,不怪你了。”葉陽白柳拉長聲音,就像在哄小孩。

    盡管語氣上有些調侃,讓人很不舒服,但也挑不出什么毛病來,至少是口頭上服軟了。陳興也不好再說什么,就問她接下來該怎么處理。

    “聽你的。”葉陽白柳把皮球踢了回來。

    陳興想了好一會兒,發現事情很棘手。鋼鐵姐妹是他請回來的外援,拿人手短吃人嘴軟,還真的沒法追究什么責任。看來也只能不了了之,“涼拌”了。

    隨后他叫來大貓,吩咐他探望傷員,安撫情緒。另一方面,在下個港口換船,和北橋團的人分開,免得再生事端。

    事情就這樣過去了,估計是挨打的人也有些心虛,不好意思再提意見。

    不過這起事件讓陳興意識到,只有自己的部隊才可靠,借來的始終是別人的,處處受制于人,諸多不便。

    船只逆流而上,經過巨蜥城碼頭,繼續向西,到了紅龍公國邊界處轉入支流,關閉發動機順流而下,三天后終于抵達雙子長城的白鹿堡。

    白鹿堡通體灰白色花崗巖堆砌,依山而建,巍峨縹緲。

    山下萬里平原,一望無際。大風凜冽,仿佛能聽見遠古戰場的廝殺。

    陳興帶著大師團兩百多號人下了船,葉陽白柳則帶著鋼鐵姐妹在兩公里外下船。兩只部隊保持距離,免得再起沖突。

    古人云,兵即為火,用之不慎,引火自焚。正規軍都是如此,何況懶散自在的傭兵?

    下船后往西北行軍五十里,衛星信號消失,進入了低安全區。

    按照鐵諾的計劃,雷光團早半天離開,其余人馬跟在后面。等他們先行進入位面,遭遇黑凱撒的蟻蛛團后佯裝敗退,誘蛇出洞,大伙再一擁而上,殲敵于野外。

    這個計劃的本身不能算慎密,因為不知道敵軍的動向。但是有了陳興加入,在索拉三百六十度無死角的監控下,黑凱撒如同粿奔。

    陳興早在五天前就看見印著黑色權杖和披風標志的傭兵下船,大約一千來人,浩浩蕩蕩地朝西北方向行軍。他們還留下一隊處理足跡車痕的人員,用竹子編制的掃帚沿路掃蕩,撿拾隊員丟棄的生活垃圾。

    不過離開衛星信號覆蓋區后,索拉的監控失效,只能回歸傳統戰術。

    “北橋,前方無異常狀況。”陳興用對講機通知兩公里外的葉陽白柳。

    “北橋收到,一切正常。”

    數小時后,進入丘陵地帶,約定好的對講機頻道里傳出斷斷續續的雜音。

    “沙沙沙…豪烈…已達…沙沙沙…區域…”

    “沙沙沙…河西縱隊…距離…沙沙沙…一百三十公里…沙沙沙…正在行進中……”

猜你喜歡

江苏体彩7位数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