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月同輝》 第二卷 爭霸天下 第579章 李菡瑤:殺殺殺! 文 / 鄉村原野

    【公眾號開通了小說、漫畫、vip電影,全免費無廣告。速度添加,微信點添加朋友公眾號搜索: landaozhekou 或者中文搜索(嵐島折扣)】

    先說他們籌集的糧食品類,不光有米、面、玉米等物,還有黃豆、赤豆、花生、芝麻、核桃、榧子、榛子、栗子等一切可食用的東西都被他們收集來了。3秒鐘記住--筆下中文網單字母全拼(www.fputri.live

    他們還動用一切人力財力,把黃豆、芝麻、花生、核桃等物炒熟了,磨成粉,用開水一沖便能食用。這在南方叫芝麻糊,在北方叫面茶,是提神抗餓的精糧。藤甲軍進山訓練時,常用這個做干糧,背一包能吃好多天,是行軍用的最好食物。孩子們便用在這里了。

    再說糧食的包裝,也十分用心:普通的谷物都用麻袋裝;大米和面粉則用細棉布縫制的袋子包裝,為防雨,再蓋上制傘用的油紙;那些面茶先用面袋裝好,再放進大瓦缸內,這是為了防潮,萬一瓦缸打壞了,還有面袋這層保障。

    進城時,更是八仙過海各顯神通。

    守城的官差問:“運的什么?這么多。”

    “爺收的棉花,占地方。”

    “過!”

    這是好糊弄的,順利過了。

    還有成心刁難的則會問:“胡說,棉花這么重?瞧這車都壓這么深的印。到底是什么?”

    被質問的賈少爺(小甲)十三歲,長得粉雕玉琢,一看就是“金”童,有錢人家的娃,也懂規矩,不慌不忙地塞給守城門的官差頭兒一張十兩的銀票。笑道:“大哥慧眼如炬呀。這就看出來了?我這是棉線。棉花太占地方,我叫他們紡成線再運來,能省不少運費呢。”

    說罷叫小廝解開車上一個麻袋,掏出一紗錠來,沉甸甸的,托給官差們看。

    官差頭兒得了實惠,又被奉承,心里舒坦了,笑道:“你們家買賣做得倒大。”

    賈少爺忙道:“改日請幾位大哥吃酒。”

    官差頭兒滿意道:“過。”

    但無論他們多伶俐,這一路上總會遇上貪婪不知足的,那便不是銀子能解決的事了;況且,還要替后面的運糧隊伍掃清障礙,于是不得不動用武力。

    西北第一大河——赤河貫穿銀州全境,在原城境內遇上高山荒漠,更是九曲十八彎,地勢險峻的很,也造成了這里的民風彪悍,土匪、馬賊橫行,當地官府不但不能為民做主,反與馬賊勾結,魚肉百姓。

    雖然這樣,李菡瑤依然想給他們一個機會,而非不等照面就痛下殺手。之前放了那么多飛鴿,就是做這些布置。其中有一項安排:就是把有人運送大批軍糧去玄武關的消息透露給他們,試探他們,也誘惑他們。

    她憤怒地發現:在這國難當頭的時候,這些官員大多露出貪婪的嘴臉,并伸出罪惡之手,竟沒有一個想到社稷民生,并挺身擔當的;也有睜只眼閉只眼讓他們過的,看似通融,其實是怕他們來頭大,自己惹不起。

    那就別怪她心狠手狠了!

    這樣的官兒,她殺起來毫不手軟,殺得囂張無比——命人刺殺,當街射殺!以儆效尤!

    河東,原城第一縣,殺!

    河中,原城第二縣,殺!

    河北,原城第三縣,殺!

    河西,原城第四縣,殺!

    河西下縣,殺殺殺!

    李姑娘一路殺了過來。

    當然不能殺完就了事,每殺一個縣令,便由事先選定的內應或者自己人補上去,穩定城內的治安,并防備有人截斷糧道,這些人多是慕容家族人。

    過了河西下縣就是赤霞山,山里藏著一伙馬賊,殺人越貨、從不留活口,是過往商客的克星。馬賊共有七十二人,馬賊頭領叫老飆,騎一匹火紅的汗血寶馬。這些人來去如風,所以被人送了個“飆風”的名號。

    這次,李菡瑤沒領頭跑,而是跟著河西下縣的糧隊一塊行走,在赤霞山五里外停下休整。

    李菡瑤端著望遠鏡看前方。

    前方山勢險峻、枯葉如火。

    看了一會,放下,自語道:“既然來了,就替西北的百姓除掉這一害,也算積德。”

    她雖無兵馬可調,只有一班孩子和幾十個護衛,但這并不能阻止她除害的決心。她可是要爭霸天下的人,若連幾十個馬賊都剿不滅,干脆回家繡花算了。

    她轉身叫道:“澤熙。”

    澤熙忙跑過來,仰臉問道:“姐姐叫我什么事?”

    李菡瑤笑道:“該你了。”

    澤熙眉開眼笑道:“這事只管交給弟弟,弟弟不讓姐姐操心一點兒。——我早就準備好了。”

    他已經知道,眼前這個姐姐就是李菡瑤,不是觀棋;還有在京郊軍火研制基地救他的也是李菡瑤,不是觀棋,因此對李菡瑤在忠心之外更多了一層親近。

    李菡瑤道:“不可大意。”一面彎下腰,在他耳邊嘀咕了一番話,仿佛秘授什么錦囊妙計。

    這是她剛想起來的。

    事先計劃,總有不完善之處,這一路走來,她不斷思索并拾遺補缺,盡力使計劃更完善。

    澤熙聽后,忙招呼一班人去布置,一連布置了幾十輛馬車,外加一輛機動車。

    凌寒聽了李菡瑤的計劃,忙道:“都用馬車吧,機車就別派去了。”他聽說那馬賊手里也有炸藥,這一戰免不了被轟炸,機車制造不易,他怕炸壞了。

    李菡瑤瞅他道:“飆風雖是一伙馬賊,既然能縱橫西北,自有他們的本領,小覷對手,是要吃大虧的。舍不得孩子套不著狼,何況一輛車?姑娘常告訴你們,該花的銀子一定要花,花完了再賺回來。都白教了!”

    凌寒凜然道:“屬下受教!”

    李菡瑤道:“去幫澤熙,快點兒。”

    澤熙被七八個小少年圍著。

    這些都是他新收的弟子。

    原來他想著,自己這輩子算長不高了,永遠也別想在身高上樹立男兒雄風,只能另辟蹊徑,最好的法子莫過于收弟子,讓人仰慕他、尊敬他。

    等到云霧山,機會來了。

    他因組裝機動車的手藝比江玉行還出色,羨煞一批小少年,大家都央求他要拜他為師。

    于是,他精選了七個弟子,最大的十二歲,最小的才十歲;又送眾弟子別號:大寶、二寶、三寶、四寶、五寶、六寶、七寶,號稱“熙門七寶”。

    這別號自有一番深意。

    想當初,李菡瑤從軍火研制基地救了那么多工匠,只有他一個人跟了姐姐,那些人都背棄了姐姐;當時姐姐說,“你一個人足以抵得過他們一群。”

    他當時便立誓:此生絕不辜負姐姐,要讓世人都知道,他是姐姐相中的璞玉渾金,經過姐姐的雕琢和培養,會成為絕世珍寶,為姐姐建立不世之功。

    此刻,七張小臉都眼不錯地盯著澤熙一雙小手,那雙小手肉嘟嘟,手背上還有五個窩兒呢,然這雙可愛的小手卻如穿花蝴蝶般靈活地設置殺人機關。

    弟子們很好學,也很孝順師父,都道:

    “師傅,讓弟子來布置吧,你老人家在旁指點就行。”

    “不行!這可不是讓你們拿來練手玩兒的,這要是布置得稍有差錯,壞了姑娘的大事,耽擱的可是幾十萬人命。”

    “是,弟子糊涂了。”

    “你們想學,看仔細點。”

    “師父你老人家弄慢點。”

    ……

猜你喜歡

江苏体彩7位数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