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正文 人王歸來(下) 文 / 老鷹吃小雞

    【公眾號開通了小說、漫畫、vip電影,全免費無廣告。速度添加,微信點添加朋友公眾號搜索: landaozhekou 或者.搜索(嵐島折扣)】

    “造化玉碟”

    虛空中,方平無奈苦笑。3秒鐘記住--筆下.網單字母全拼(WWW.bxzww.com)

    一旁,秦鳳青若有所思,喃喃道:“這貓倒是真好賄賂,方平,你說我多弄點吃的,能不能換個世界之主當當”

    方平嗤笑,懶得理會。

    蒼貓雖然不靠譜,可能辨善惡,哪有那么簡單就把種子的地位給換出去。

    秦鳳青也沒再提,略有疑惑道:“地皇要在陰間開大道,你不阻攔”

    方平的源地和陰間合一,地皇這些人自然都進入了陰間。

    陽間有道,陰間無道。

    兩界能量有限,陽間不好滅武,陰間本無武道,再開辟大道,消耗能量無數,如此一來,兩界遲早會步入之前三界的局面。

    種子為了回收能量,恐怕又得上演一場滅世之戰。

    “鑄神使不是準備弄天劫嗎到時候天劫一起,自然沒那么多武者了。”

    方平說的無所謂,秦鳳青卻是不以為然,“天劫難道還能滅殺所有人強者越強,吸納的能量越多,這么下去,我看兩界遲早還得步后塵。”

    “那都多少年后的事了……”

    方平笑道:“有天劫在,多少可以延緩一下。”

    秦鳳青瞥了他一眼,略有疑惑道:“你現在應該算是長生不死了,方平,若是真有一日,有人修到了你這等境界,到時候又該如何”

    “是和天帝一樣,限制武者不給武者修煉到皇者以上的境界,還是干脆提前滅殺那些天才妖孽”

    兩界能量有限,總有天才妖孽出現。

    一旦真有一日,有人修到了方平這樣的境界,那時候,方平又該如何自處

    “沒事。”

    “沒事”

    看方平說的篤定,秦鳳青疑惑地看著他,這家伙就真的不擔心

    還是真的坦然到了,根本不介意有人取而代之

    方平輕笑道:“兩界合一,能量平衡,自成體系,不再對外流失,當然,能量也有總數。如今兩界能量三分,我和蒼貓各取其一,實際上兩界生靈只占其一。”

    秦鳳青微微變色。

    兩界能量三分,方平和蒼貓居然各占其一,這意味著什么

    意味著,兩界數百上千億生靈,總共才占據三分之一的能量,哪怕真有人妖孽無比,除非滅絕兩界,吸納所有能量,這才能趕得上方平。

    方平這家伙,現在到底處于什么樣的境界

    “那你的意思是,兩界武者再怎么修煉,也不會超越你”

    方平笑道:“算是吧,當然,這可不是我限制的,是兩界的能量總數限制的。真要有妖孽,完全可以跳出兩界,學習陽神,游蕩宇宙,尋找新的世界,新的種子,吸納能量,自然可以超越我。”

    方平搖頭道:“我不限制兩界武者,可總不能讓我自廢境界,成全他人吧后來者想超越我,自然要付出更大的代價,兩界是可以超脫的,我并未完全杜絕了他們的未來。

    我的源地,你也知道,之前我留了一道口子,后來雖然修補了,可那處還是有薄弱之地的。

    若是真有妖孽能發現,愿意步入混沌,探索宇宙,修到了一定境界,自然可以脫離兩界離去。”

    秦鳳青若有所思,不過還是道:“就算如此,一旦有人不斷修煉到這個境界,脫離兩界,帶走了自身境界所蘊含的能量,那兩界不還是要面臨能量匱乏……”

    方平點頭,這倒是不可避免的。

    除非徹底堵死了兩界界壁,這樣一來,無人可以超脫,自然不會有能量流逝。

    方平沒這么想過,笑道:“隨便吧!兩界游離能量有三分之一的總量,一旦有人不斷超脫,若是出幾位陽神那樣的強者,那兩界遲早會出現末武。”

    “末武時代……”

    方平想了想,輕聲道:“那就自然滅武吧!武者若是不愿回饋,一味的只為自己超脫,那滅武之事,也是必然的。

    那些超脫的武者,若是在外有成就,愿意回歸,或是隕落之際,愿意回歸,那兩界自然傳承不滅。

    可若是都不愿意……”

    方平輕笑道:“那就滅武!這并非我的選擇,而是強者自己的選擇!”

    “他們帶走了能量,讓兩界處于能量匱乏時期,不愿回歸,也不愿回饋,那時候武道滅還是不滅,就不是由我決定的了。”

    秦鳳青點頭,倒是沒再多說。

    方平不算惡人,可也不算圣母。

    讓他自己潰散能量,不斷滋補填充兩界,顯然不可能。

    武道是否傳承不滅,全看兩界武者自己。

    強者超脫之后,若是愿意回饋,或者壽元大限到來之際,再次回歸,那能量自然不絕。

    可若是都不愿,這兩界,恐怕遲早要面臨滅武之難。

    方平再次笑道:“所以兩界的未來,其實不是取決于我,而是取決于他們自己!”

    秦鳳青笑呵呵道:“你愿意讓人超脫,那他們要是真在混沌中獲得了機緣,超越了你,再回歸干掉你,那怎么辦”

    方平失笑道:“那也隨他們,各憑本事便是了!指望別人不進步來保護自己,那才是愚昧!我起點高于所有人,最終卻是被人所殺,那也是活該。

    何況,我并未斷絕所有人的道路,同樣,也沒人來斷我的路,未來的路怎么走,也取決我自己。

    混沌宇宙,別人可以探索,難道我不成

    如今兩界還不穩定,我才停留在此,難道未來幾千年,幾萬年,我都一直在兩界游蕩不成”

    秦鳳青眼神微變,有些恍惚,半晌才道:“你也想去探索混沌”

    “看看再說吧!”

    方平并未多言。

    這還不知道多久以后的事,以后再說。

    沒再管虛空中的地皇和蒼貓,方平看向下方,此刻,下方的陳云曦幾人,已經怒發沖冠,有決死之心。

    ……

    下方。

    青年天王已經有些不耐。

    “一切已注定,人族……無法鎮壓三界,為了人族傳承,難道諸位非要冥頑不靈”

    傅昌鼎怒斥道:“冥頑不靈若不是方平擊殺天帝,滅絕九皇,三界早已被天帝鎮壓,武道已滅,輪得到你來人族猖狂”

    “槍王,實力才是根本。”

    青年天王輕聲道:“若是人族還有天王,那自然人族為王,可人族無天王,人王已逝,縱觀三界歷史,懷璧其罪,槍王應該比我更明白。”

    傅昌鼎咬緊牙關,雙手握緊了長槍。

    對方說的不錯,懷璧其罪。

    人族是出了多位風華絕代的絕世強者,可天帝一戰,這些人都死了或是消失了。

    方平……他之前篤信方平還活著,可現在,對方說方平死了。

    若是沒把握,對方豈敢此刻冒頭。

    天王說方平死了,那方平……難道真的隕落了

    若是如此,人族還守得住這三界嗎

    傅昌鼎心中不甘,這是方平和武王他們用性命打下的盛世,難道今日真要妥協

    征戰數百年,戰死者無數,到了勝利的最后一刻,難道還要妥協

    遠處虛空,有精神力波動。

    之前遁逃的那些人,好像察覺到了什么,開始回歸,不敢靠近,卻是在遠處窺探。

    深海處,有血云升起,那是深海大妖出現,妖氣縱橫。

    這三界,傳承四萬年,之前那一戰,強者戰死無數,可依舊有強者殘存。

    新道出現,也有天才借機證道。

    三界很大,海域無邊。

    此刻,三界真的就眼前一位天王存在嗎

    人族無天王,那是因為天王都戰死了,人族無懼,滅世之戰,強者皆不愿逃,可其他人那就未必了

    那一日,真要逃的遠一些,當時的天王也只算小角色,活下一些人,那也不是太難。

    傅昌鼎陷入了掙扎中,耳邊,響起了陳云曦的鏗鏘聲:“聯手,殺了他!死戰!殺一天王,哪怕戰死,這些人也該知道人族哪怕沒了人王……依舊招惹不得!”

    人族不妥協!

    百年來皆是如此!

    難道這些人覺得,沒了武王,沒了方平,人族就變了

    沒有!

    寧死,也要咬你一口!

    這才是人族崛起的根本。

    面對天帝,面對九皇,面對昔日的地窟,人族從不妥協,這才有了今日盛世,沒道理此刻卑躬屈膝。

    三人已經做好死戰準備。

    雖不如天王,可拼死一戰,哪怕殺不了眼前的初武天王,也要讓其他人看到人族決死之心!

    ……

    “差不多了吧”

    虛空中,秦鳳青看向方平,“是不是該收網了”

    方平輕笑道:“再等等吧!槐王還沒動手,說實話,這家伙慫的可怕,我都不知道到底要不要干掉他算了。除了槐王,還有個家伙躲著沒出來呢。”

    秦鳳青有些疑惑,盤算了一下,還有誰

    該死的都死了,不該死的也差不多死完了,陰間那些人自己都見過,三界還有哪位天王活著

    “天極啊,你忘了!”

    秦鳳青愣了一下,半晌才道:“他這家伙,是不是又躲起來沉眠了”

    當日那一戰,西皇不得不散功破天帝源地,隕落在了大戰中。

    不過天極倒是沒有出戰,那一戰,他也沒資格參與。

    可這家伙,存在感真的低。

    秦鳳青居然愣是沒想起來天極的存在!

    槐王多少有些動靜,可天極……好像完全沒有。

    “他死了吧”

    秦鳳青狐疑道:“你帶我走了一圈,完全沒他的蹤跡啊。”

    “沒死,真要死了,我能不知道”

    方平輕笑道:“真要死了,陰間也許就可以看到他了。這家伙……”

    他也是搖頭,“還躲在殘破的西皇宮中呢,雖然西皇宮都快徹底崩潰了,可這家伙居然死不出來,我都佩服他了。”

    他是真的服了天極,那家伙按照自己的探查,現在都是破八境了。

    可以說,在這三界,真正的天下第一人不是別人,而是天極。

    結果……任由你三界怎么亂,怎么危機重重,那位就是不出來!

    任你們打生打死,我不管你們。

    別說窺探,那位連西皇宮的門都沒出。

    隨便你們鬧騰!

    他這個天下第一人,你們當不存在就行,偏偏三界幾乎沒人想起他。

    作為本源道的強者,隕落還是有動靜的,天極沒有隕落,這一點大家都知道。

    有時候,眾人好像還記得三界有哪位強者還活著,可仔細一想……就是想不起來名字!

    存在感低到可怕的地步!

    槐王活著,知道的人倒是一大把,天極活著,沒人記得了。

    最后一戰,那么慘烈,天極都沒參與。

    他老子要不是最后被逼無奈,恐怕也不會出現,結果西皇隕落之后,西皇一脈徹底沒人關注了。

    “你不會還想釣天極吧”

    秦鳳青無語道:“還是算了吧,今天就算是三界打的崩潰了,那家伙大概都不會出現!他那個破八怎么來的,你還不清楚每次都是強逼著他突破的,這家伙連槐王都不如!”

    方平啞然失笑,搖頭,“這一界,幾個天王都是極品!要是人人都和他們一樣,三界就真的太平了!”

    一個天極,一個槐王,若是再加上平山王,人人都如此,三界的滅世之戰都不會發生了。

    太識趣了也不好,這么識趣,方平想清掃一下三界的強者都難。

    西皇現在好歹在陰間,前些天還和自己聊過天,喝過酒,現在轉頭就無緣無故殺了他兒子,雖說可以帶回陰間,可那也不好意思不是。

    “算了,不等了!”

    釣魚釣到這地步,也差不多了。

    天極和槐王,既然不上鉤,那就罷了。

    這倆留在三界,關系也不大。

    知道自己活著,哪怕自己不在陽間,去了陰間,這倆家伙大概都不會有任何異動。

    ……

    氣氛,愈加緊張。

    血云翻滾,有妖族強者趕來了。

    海浪滔天,有亂民中的強者,也暗中潛行而來。

    陳云曦三人已經做好了生死搏殺的準備,魔武,吳奎山繼續主導開學典禮,身邊,一柄小劍卻是若隱若現,也做好了隨時出手廝殺的準備。

    大戰,一觸即發。

    這一刻,海中,有妖族強者,氣勢滔天,聲震天地,喝道:“守,滅人族,初武主陸地,妖族主海域,互不侵犯,如何”

    守,冥神之徒。

    聽聞此言,青年天王環顧四周,輕聲道:“人王滅天帝,救三界眾生,人族……不當滅。不過,人王隕,人族無力鎮三界,為三界不再動蕩……”

    守的話語未落,陳云曦三人已經無法沉默忍耐,下一刻,一棍、一劍、一槍瞬間爆發出璀璨光芒,殺向守。

    守畢竟是初武天王,戰力無雙,見狀輕嘆一聲,人族不屈。

    雖不滅人族,可人族如今的這些領袖不死,三界想平穩過度,恐怕難。

    只能滅殺人族這些領袖,才能讓人族不再反抗,初武如同四萬年前,再次執掌三界。

    探手,大手遮天,鏗鏘聲傳來。

    守輕易抓住了三位帝尊的兵器。

    天王,還是初武天王中的強者,對付三位帝尊,難度太低。

    守面露唏噓之色,人王隕落,人族守不住三界之主的位置的。

    這三人,也是人族最后希望證道圣人甚至天王的青年強者,為了大戰不起,只能滅殺這三人了。

    另一只手握拳,守一拳捶落。

    陳云曦三人感受到了滔天的壓力,三人面露狠色,兵器之上光芒耀射,自身也是氣血動蕩,自爆!

    三人要自爆殺敵!

    “哎!”

    一聲嘆息,緩緩傳開,三界仿佛凝固。

    海浪平息,血云消散。

    虛空中,方平背負雙手,踏空而下,沒管那邊,側頭掃了一眼遠方,遠處,兩道人影凝滯,下一刻,槐王速度超越時光,幾乎是瞬間反應過來,不惜一切代價,瞬間挪移而來。

    砰地一聲從虛空中掉落,暴吼道:“人王威武,小人正想滅殺此賊,不曾想人王大人早有盤算……”

    三界凝固。

    人王!

    方平瞥了他一眼,不再理會,踱步而行,緩緩走向陳云曦幾人。

    砰地一聲,遠處,海域中一尊巨大無比的妖獸,瞬間炸裂,尸骨無存。

    正是剛剛要滅人族,二分天下的妖族天王。

    不熟悉,方平也懶得多說。

    應該是之前隱藏在深海中的妖族,滅世之戰的時候沒見過,大概才出山。

    虛空中,先前遁逃的白虎這些圣人帝尊,也是肝膽欲裂。

    還沒來得及說話,幾乎是同時,紛紛爆碎!

    血液剛迸射,瞬間化為虛無。

    能量潰散,滋補三界。

    紛紛隕落!

    遠處,陳云曦看著方平,眼露欣喜之色,又有些釋然,他……果然是無敵不敗的,絕不會隕落!

    傅昌鼎也是齜牙咧嘴,有些欣喜,又有些無趣。

    就知道自己不該懷疑!

    這家伙怎么會那么容易隕落!

    三界滅了,他都死不了,自己居然還真動搖了,相信了初武天王的鬼話。

    守滿頭大汗,臉色慘白。

    身體無法動彈,卻是還能言語,此刻,忽然苦笑一聲,面露無奈,輕聲道:“人王大人……果然無敵于世。師尊曾說,不曾看到人王真的隕落,莫要為初武招禍……”

    “我想著,多次試探,人王不出,應該是死在了那一戰中……現在看來,是我太自大了。”

    守愈發苦澀,看向方平,輕聲道:“我無滅絕人族之心,人王恩怨分明,當不禍及初武。”

    “我自尋死路,死不足惜,辜負了師尊的信任,還請人王大人開恩……”

    守說到這,側頭看向初武大陸,面露愧色,很快搖搖頭,輕嘆一聲,沒再說話,身體漸漸虛幻,已經自戕原地!

    人王一出,他早已知道無活路。

    與其讓人王出手,不如自殺,也不知是否會牽連初武之人。

    堂堂天王,不出一招,方平一出,直接自殺,可見三界對人王有多忌憚,多恐懼。

    天帝都死于人王之手,何況他們。

    那邊,槐王臉色慘白。

    下一刻,槐王忽然肉身崩潰,大道斷裂,氣息瞬間從天王境滑落到了帝級。

    槐王不顧傷痛,齜牙咧嘴,滿臉堆笑道:“恭賀人王大人出關,新道穩固,定是大人穩固新道,小人當廢舊道,重走新道,融入新界之中!”

    方平嗤笑一聲,倒是果決。

    人族這邊還不忌憚一位帝尊,哪怕方平不在,帝尊也掀不起風浪。

    槐王直接破了舊道,跌落帝級,如此一來,哪怕方平不在,也不再是任何隱患。

    這家伙,求生欲倒是真的強。

    沒再管他,方平看向前方幾人,傅昌鼎也是齜牙咧嘴,半晌才笑道:“差點嚇死我們了,你這家伙……什么時候到的”

    方平笑道:“剛到不久。”

    “信了你的邪!”

    傅昌鼎撇嘴,“來的恐怕很早了,光知道看戲,都修煉到了這個地步,還釣魚,有意思嗎”

    他哪能不知道方平的性格,這家伙,都什么境界了,用得著這樣嗎

    方平笑了笑,也不否認。

    身旁,陳云曦也露出笑容,輕聲道:“回來就好。”

    方平回來了!

    有他在,不用再擔心什么,不用再偽裝什么,這些時日,人族看似繁華,實則高層都是如履薄冰。

    今日,總算不用再偽裝了。

    方平笑了一聲,微微點頭,隨手一揮,遙遠之地,一處海島,瞬間崩滅!

    海島之上,數千武者瞬間化為塵埃。

    那些聚集于海域的亂民,紛紛隕落。

    千里之外,海域波動,無人可見海底深處,數萬妖族,化為齏粉,消失的無影無蹤。

    “我回來了!”

    一聲輕笑,傳遍三界。

    地窟,初武,妖族,無數人匍匐在地。

    渾身顫栗!

    人王,歸來!

    三界臣服!

    ……

    西皇宮。

    天極手中茶杯粉碎,天極渾身僵硬,扭頭看向遠處,哪怕相隔數十萬里,他仿佛都看到了那位似笑非笑的眼神。

    天極嘴角抽動,下一刻,忽然沖到遠處,跪在一處土包之上,嚎啕大哭!

    “父皇啊!”

    “你死的好慘!”

    “滅世之戰,父皇您為了人族,為了人王,不惜自隕,兒子沒用啊,無力參戰,只能為您老人家守墓盡孝了!”

    “兒子發誓,您老人家不復活,兒子就不出西皇宮,為您老人家守墓到死了!”

    “父皇啊,您在天之靈要保佑兒子啊!”

    “父皇啊,您老人家看著兒子,兒子就守著這幾畝地到死了,兒子要是死了,連給你守墓的人都沒了啊!”

    “……”

    天極嚎啕大哭,不停重復西皇是為了人族戰死。

    他就在這守墓了!

    為了西皇,他要守墓一輩子。

    至于外界發生了什么,和他無關。

    ……

    方平再次失笑,天極這家伙……也不知道西皇若是看到這一幕,如何作想。

    三界因他歸來而匍匐。

    有野心之輩,紛紛隕落。

    初武大陸之上,一些強者,臉色復雜,也匍匐在地,面露絕望,徹底失了爭霸之心。

    人王活著!

    只是一聲他回來了,三界眾生,野心熄滅,人族當為百族之主。

    下一刻,三界之中,呼聲高起!

    “賀人王歸來!”

    興奮,喜悅,歡快,輕松……

    人王歸來了!

    之前傳言方平重傷,在魔武養傷,可一年來,方平一直不曾露面,最近更是傳言方平早就死在了那一戰中,人族眾生雖然不相信,可心中難免惶恐。

    而今人王歸來,所有的一切壓力、懼怕、惶恐,瞬間消失!

    只有喜悅,只有歡喜,只有輕松。

    魔武,歡呼聲震天!

    方平回來了!

    ……

    海域,方平也是面露笑容。

    輕聲感慨道:“這才是我想要聽到的,不是那一界可比的……”

    耳邊,有人嗤笑,“那是,三界習慣了你的無恥,陰間還沒習慣,還沒弄明白你的喜好,可沒有上億人齊呼人王威武!”

    不外乎在陰間沒有馬屁聲罷了!

    哪有三界好,人人都習慣了方平的愛好,拍一下馬屁,人王能樂得找不到北。

    方平啞然失笑。

    面前,陳云曦幾人面露疑惑,看向方平。

    方平笑道:“看不見”

    下一刻,身邊的秦鳳青身影呈現。

    幾人目瞪口呆!

    他們……之前看不見秦鳳青。

    方平笑了起來,解釋道:“世界兩分,有陰有陽,三界為陽間,自然有陰間,陰間……死了自然便可去,這位便是陰間游魂……”

    秦鳳青撇嘴,嘀咕道:“他們到了那邊,不也算孤魂野鬼,誰比誰高檔似的!”

    幾人一時間忘了言語。

    陰間,陽間

    死人……在陰間

    那豈不是說……這一刻,幾人面露激動之色,難道說,那些死去的人,都在陰間

    方平好像看懂了他們的意思,笑道:“不錯,都在那邊!老張當了魔都大學的校長,可惜……教書不怎么樣,最近魔都大學要罷免他,那家伙吹牛說自己教書一流,結果魔都大學打架的作風屢禁不止,他恐怕快要下臺了,誰讓校長親自上陣干架的”

    “鑄神使最近在研究雷電釋放器,沒空過來這邊。”

    “地皇一家子在研究怎么完善大道……”

    “陳爺爺最近好像看中了一位老太太,云曦,搞不好你要有個奶奶了……”

    “傅爺爺死的早了點,記憶缺失了一些,好像有點老年癡呆,最近總說自己孫子天下第一……”

    “趙磊那家伙在那邊傳授鐵頭功,被人當騙子打了不少次……”

    “我在那邊看到老校長了,這老不修,我以為他還會當老師,結果……他居然不教書跑去追求南云月了,老張妻管嚴,想阻止,結果被他老婆提著耳朵拎回家了……”

    “蔣胖子在那邊當起了美食家,現在比之前更胖了!”

    “戰王老爺子居然又開始算命了,可惜吃的太胖,沒人信他,沒生意做,最近跟著蔣胖子混吃的……”

    “李司令說天下太平了,不當兵了,不知道怎么想的,拉著幾位老爺子去種田了……”

    “吳川師兄……”

    方平笑著介紹一位位熟人的下落,八卦他們的丑聞。

    陳云曦幾人聽的目瞪口呆,與此同時,也忍不住的雀躍和羨慕。

    他們……真的都還在!

    雖不在一界,可知道他們還在,還存在在這世界,幾人都是滿心歡喜。

    滅世之戰,眾人隕落,這一年來大家嘴上不說,可都是忍不住的悲傷,而今,卻是歡喜的無以復加,他們活在陰間!

    傅昌鼎忍不住道:“那老王他們呢”

    “他們”

    方平笑了,“他們幾個……鐵頭不知道是不是最后一戰受刺激了,拉著老王和老姚單挑了好久了,懶得管他們,也不知道打到什么時候才能消停。”

    傅昌鼎失笑,又看向秦鳳青,有些奇怪道:“那你怎么就帶這家伙過來了”

    方平再次笑了,玩味道:“沒辦法,打小爹就戰死了,沒人管,無法無天習慣了,囂張習慣了。結果現在,不但有爹,有老校長,還有無數老輩都要教訓他做人的規矩,不要太囂張……惹了眾怒,能不跑路嗎”

    身后,秦鳳青撇嘴。

    這不是關鍵!

    方平繼續道:“關鍵在于,還記得當初魔都女子學院的那位周琦月嗎也在那邊,最近纏著他,非要嫁給他,你說周琦月是不是瞎了眼了,結果這家伙嚇得不敢在那邊待了……”

    傅昌鼎幾人失笑,周琦月,有印象,這不是當初方平胡謅,讓秦鳳青以為對方喜歡自己的那位嗎

    這兩人陽間沒成,陰間倒是要成事了

    眾人說說笑笑,一時間,氣氛高漲。

    下一刻,陳云曦忽然猶豫道:“那……李老師和圓圓他們……也在嗎”

    李長生帶著方圓那群人失蹤了!

    三界無蹤跡,陳云曦之前就懷疑他們隕落了,可現在沒聽到方平說起他們,難道……不在陰間

    “李老頭和圓滾滾……”

    方平苦笑一聲,有些無奈,幾人面露狐疑,他們怎么了,沒找到嗎

    方平輕嘆,“當日大戰,他們從虛空壁壘離開,我原以為他們還在三界,哪知道……居然不在。大戰之后,我就開始尋找,也是前幾天才發現了他們的蹤跡,所以我現在才回歸三界,就是為這事拖延了時間……”

    幾人好奇地看著他,陳云曦急忙道:“那人都找回來了”

    “找回來”

    方平無奈道:“沒呢!李老頭居然帶著他們誤入了另外一個種子世界,那邊局勢和之前的三界差不多,那邊的種子非說這些家伙都是變數,都有處理末武的經驗,死活不肯放人,非要留下他們當變數,等那邊末武結束了才肯放人……

    李老頭在那邊成了劍神,圓滾滾那家伙居然弄了個圓平社出來,現在鬧的歡呢。

    我看那邊想消停,沒個三五年恐怕不行,我和那邊的種子打了招呼了,照看著點,過幾年大概就能接回來了,不然現在強行要人,搞不好得起沖突……”

    幾人聽的有些虛幻,跑到另外一個世界去了

    這也行

    “不會有危險吧”

    陳云曦有些擔憂,方平笑道:“那倒不會,那邊的種子罩著他們,算是天命之子……”

    “天帝之前也是!”

    秦鳳青嘟噥一句,方平嗤笑道:“天帝算什么他只是種子的打手,咱們家圓滾滾可是有我這靠山,那邊的種子敢當打手對待嗎再說了,我只是懶得起沖突,又不是斗不過那位,陽神那家伙之前去過那邊,我看那位身上還有陽神留下的拳印,顯然連陽神都斗不過,搞不好陽神都在里面,你覺得我斗不過那位”

    方平笑道:“去玩幾年也好,我和李老頭溝通了,他說他沒來得及參與這邊的滅世之戰,一直不爽快,現在在那邊參與一下,還沒太大危險,就當重新體驗了。”

    幾人聽到這話,都是忍不住失笑,沒想到老頭子還不滿意了。

    之前最后一戰前夕送走他們,對李老頭來說,的確打擊很大。

    陳云曦也忍不住笑道:“圓圓倒是滿足了自己的愿望,圓平社總算是壯大了,方平,別的世界……精彩嗎”

    方平看了她一眼,輕笑道:“想看看的話……以后有機會,這混沌,這宇宙,很大很大!種子世界有一個,就有兩個,也許……無數個,永遠也看不盡。”

    身旁,傅昌鼎擠眉弄眼,笑瞇瞇道:“陪你看遍萬千宇宙,走遍天涯海角,嘖嘖,這算是某人撩妹新手段嗎”

    方平瞥了他一眼,懶得理會。

    陳云曦面帶笑容,也不接話,不過看向方平的眼神,格外的溫柔。

猜你喜歡

江苏体彩7位数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