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正文 人王歸來(上) 文 / 老鷹吃小雞

    【公眾號開通了小說、漫畫、vip電影,全免費無廣告。速度添加,微信點添加朋友公眾號搜索: landaozhekou 或者.搜索(嵐島折扣)】

    戰后,一年。【公眾號開通了小說、漫畫、vip電影,全免費無廣告。速度添加,微信點添加朋友公眾號搜索: landaozhekou 或者.搜索(嵐島折扣)】

    時間如梭。

    魔武。

    人族唯一武大。

    昔日的99所武大,大戰之下,損失慘重,武者十不存一,早已無法單獨開校,武大合一,魔武,成為了戰后唯一的武大。

    又是一年開學時。

    這是戰后武大第一次招生。

    三界大亂,地窟還有武者殘存,初武、地窟、人族三塊大陸合一,禁忌海神秘力量消失,妖族上岸,武者,不可或缺。

    巨大的校門外,早已聚集了大批新生。

    戰后一年,這一年來,災后重建,抵御地窟、初武、妖族亂民,重啟文明,人族百廢待興,所有人都爆發出了前所未有的力量。

    人間,秩序已經恢復,整體實力更是蓋壓三界,正式成為三界主宰力量。

    魔武,鎮壓三界的武道圣地。

    妖魔現世,地窟、初武亂民動蕩,邊境不平,魔武師生所到之處,亂象不生,世界太平。

    哪怕亂民和妖族也有強者,可魔武師生一到,無人敢攖其鋒。

    人的名,樹的影。

    人王方平執掌的魔武,誰敢抗衡

    滅殺天帝,晉級不可思議之境的人王,就在魔武,誰人膽敢冒犯

    ……

    校門外。

    一年的時間,讓大多數人暫時忘卻了悲傷,日子還要繼續,人間再次恢復了活力。

    新生中,不少人滿是羨慕地看了一眼緊閉的魔武大門,多看了幾眼門口站的筆直的武道社成員,這些經歷過戰火的武道社成員,更像是軍人,經歷過殺戮的軍人。

    區區兩人守門,門外數百學員,數百家長,卻是無人敢聒噪,皆是安靜無比,看向這兩人,或多或少都帶著一些崇拜和崇敬。

    這群學員,在人族眼中,早已不再是學員,而是守衛人族的英雄。

    三界之戰,大批武者殉道而死,大戰起,無數武者戰死在邊境之地,護佑人間安全。

    而今,武者數量大不如前,每一位活著的武者,都是英雄,經歷過殺戮洗禮的守護者。

    “王鵬,你猜這兩位學長是什么境界”

    人群中,有活躍的新生,小聲詢問身旁的同伴,滿臉的羨慕和崇拜。

    “最少七品!”

    被稱為王鵬的年輕人,篤定了說了一句,接著有些掩不住的悲哀道:“可惜……之前的滅世之戰,人族死了太多強者,大批的九品大宗師以上境界的強者,都戰死了,或是殉道了……”

    而今,三界武者雖然還有不少,可大量的強者戰死,修本源道的武者,受仙源控制,地窟、妖族、初武的九品以上武者,被殺大半,人族的九品以上武者,大多自爆殉道,高端戰力反而有些斷層。

    “七品……”

    之前問話的青年一臉艷羨,七品,無論戰前還是戰后,都可以稱之為宗師了。

    如今,活下來的強者不算太多,除了那些神龍見首不見尾的頂級強者,七品,也足以震懾一方了。

    而魔武,七品境的強者,居然只是來鎮守大門,迎接新生,可見魔武之強。

    “不知道人王如今到底到了什么境界……”

    青年說了一句,有些遺憾,“可惜,自從滅世之戰結束,人王就沒再出現過,聽說為了滅殺天帝,受傷頗重,一直在養傷。”

    說罷,青年愈加遺憾,“人王現在還是魔武校長,若是按照戰前的慣例,新生入學,校長若是在,會上臺說幾句鼓舞新生的,若是如此,就可以看到人王的英姿了,可惜了……”

    王鵬聞言輕笑道:“有什么好遺憾的,遲早會見到的!以后,我們也算人王的學生了。人王療傷,這才是大事!”

    “真希望校長早點養好傷,如今各方強者雖然大多被滅殺,可初武、地窟還是有一部分強者存活了下來,聽說之前就有圣人境強者在禁忌海區域活躍……”

    王鵬說著說著,臉色有些陰沉道:“最近的事聽說了嗎”

    “什么”

    “地窟那邊,有一些亂民在傳謠,說人王早就……”

    此話一出,附近有人冷哼一聲,咬牙切齒道:“別信那些雜種胡說八道!人王秉承武王的理念,憐惜眾生,沒對地窟這些地方大開殺戒,可也說了,不放過任何沾染人族之血的畜生!”

    “那群聚集在禁忌海區域的家伙,都是當年手染人族之血的家伙,明知道沒活路,這才故意造謠,想要動搖人心,也不看看,誰敢應和他們”

    說話的是一位中年武者,并非新生,而是家長。

    說著說著,中年臉色愈加冷厲,環顧四周,“人王強大無比,百戰不殆,戰無不勝攻無不克!出道以來,從未一敗,天帝都被其誅殺,三界恢復太平,人王居功至偉,也許是受了一些傷,可要說人王會戰死……”

    “哼!”

    中年不再繼續多說,最近邊境之地,有亂民傳言,方平早已戰死在了當日那一戰中。

    若不然,為何大戰結束一年,方平都不曾現身

    以方平的性格,何曾閉關這么久過

    當然,沒人敢確定方平真的死了,亂民再怎么傳謠,也沒幾個人敢應和。

    方平,就是奇跡。

    若是沒死,還活著,誰敢此刻冒頭,恐怕又是一場屠戮。

    人王,可沒有武王好說話。

    以前,還有武王、鎮天王幾位壓著他。

    而今,武王化道,鎮天王也失蹤在了最后一戰之中,也有傳言,當日參戰的所有強者,都已隕落。

    沒了這些人壓制,人王若是發火,地窟、初武、妖族,哪方能承受人王的怒火

    中年絕不相信人王戰死在了滅世之戰中,其他人聞言,也紛紛點頭。

    就是!

    方平豈會死在那一戰中

    只是受傷了而已,武者誰還不受點傷,只是……這次受傷,時間的確有些長了。

    好在,人族強者不少,地窟幾方這一次損失慘重,哪怕人王不現身,其他幾方也奈何不得人族,只是時間一長,就怕出現一些動亂。

    人族能在此刻鎮壓三界,主要靠的還是人王這些人。

    武王化道,眾人皆知。

    鎮天王幾人一直不曾出現,不曾歸來,恐怕也已經……隕落。

    唯獨人王,眾人相信他還活著,沒有人王鎮壓三界,這三界,未必能一直太平下去。

    剛經歷過大戰的人族,若是再起爭端,眾人雖不怕,也篤信人族可以鎮壓一切,可如今武道強者已然不多,再有人隕落,徒增悲傷。

    眾人議論聲漸漸消去,等待著魔武大門開啟,心中都期盼著,人王能盡快出關。

    ……

    魔武。

    校史館頂樓。

    數道人影佇立。

    人群前方,吳奎山臉色發白,轉頭看向一側面色堅毅的陳云曦,低沉道:“海域有些動蕩,地窟也有些不安分,包括初武!”

    “地窟損失巨大,倒是不足為懼,妖族也損失慘重,可以鎮壓!唯獨初武……因為修煉本源道的武者不算太多,殘存的強者反而最多,不少初武道的強者都還活著。”

    “人族鎮壓三界,武王幾人,任何一人站出來,沒人敢說個不是。”

    “可是……”

    吳奎山說著,面露悲色。

    可是沒人能站出來了!

    武王隕落,鎮天王失蹤……恐怕也死在了當日一戰中。

    那一日,他們先后進入了沉眠中,沒能看到最后一刻。

    只知道,他們清醒的時候,大戰便結束了,然而,人也都不見了。

    沒有天帝,沒有方平,沒有鎮天王,沒有老王鐵頭,沒有了秦鳳青……都沒有了!

    就連蒼貓天狗,也都不見了。

    死了,還是活著

    他們不敢去想!

    只能對外傳言,方平還活著,只是受了傷,在療傷中,是方平解決了動亂。

    可是,方平遲遲不現身,再這么下去,各方必然會爆發動蕩。

    初武,地窟,妖族,都不是善茬。

    而今屈服于人王的威名,不敢有什么過分舉動,可方平若是三年,五年,十年不出現……

    到了那時候,恐怕就有麻煩了。

    方平死了嗎

    吳奎山不敢去想,也不愿去想。

    可以方平的性格,若是沒死,豈會不歸來

    如今距離大戰結束,已經過去了一年,方平還是沒有歸來,恐怕真的已經……

    他沒有說下去,一旁,陳云曦堅定道:“校長,他會回來的!一定會!而我們,如今要做的便是守好魔武,守好人族,讓他回來的時候,看到的是盛世人族,而非廢墟一片!”

    “那些亂民,不足為懼,哪怕初武又如何!膽敢作亂,殺無赦!他不在,我們還在!”

    比起當年的纖柔,今日的陳云曦,語氣森然,鐵血異常。

    這盛世,無數人用性命和鮮血打下的!

    這三界,張濤和方平他們拯救的。

    那些家伙,有何資格反叛

    不服的,殺了便是!

    盛世,豈能不染鮮血!

    吳奎山掃了一眼陳云曦,心中輕嘆,今日的陳云曦,和當初終歸還是不同了。

    方平失蹤,她沒有哭泣,沒有悲傷,這一年來,東征西討,殺戮無數,平定亂局,就是為了讓這盛世永存,讓方平回來的時候可以看到他想看到的盛世。

    可是……方平還回的來嗎

    仙女劍陳云曦,而今名號都變了,在其他兩塊大陸,那是羅煞劍。

    血染的風采!

    另一邊,趙雪梅更是血氣沸騰,語氣冰寒,“誰敢造反殺便是了!當年都不怕,何況現在!地窟初武強者隕落十之八九,活著的也都被嚇破了膽,誰敢造反,嘗嘗我趙雪梅的裂天棍!”

    另一側,傅昌鼎打著哈欠,懶洋洋道:“別弄的這么沉重,方平不回來,魔武還開不下去了多培養點強者,我們殺不動了,讓學生們去殺,誰還不是這么過來的。”

    “如今比當年強多了,當年我們連一個地窟都難打下來,現在……起碼我們才是主宰者!”

    傅昌鼎笑呵呵道:“今天開學,這可是戰亂后的第一屆學員,希望能有幾顆好苗子!回想當年,我們那一屆,嘖嘖,牛啊!”

    傅昌鼎沾沾自喜道:“方平那怪物就不說了,云曦,雪梅,我,小曼……那可都是名震三界的牛人了!”

    此話一出,身旁傳來一陣笑聲。

    不帶嘲諷,只有善意。

    的確,那一屆,太過驚艷!

    不過有方平壓著,其他人之前倒是不太顯眼。

    如今方平不在,這些人也陸續走上了前臺,成為了三界有數的強者名人。

    昔日,還有趙磊、唐松廷、金磊……這群和方平一起打武道賽的家伙,不過這些人已經陸續戰死。

    第一屆武大交流賽的主戰隊,除了趙磊和方平不在,其他幾人倒是都還活著。

    說了幾句,活躍了一下氣氛,傅昌鼎很快嚴肅起來,輕聲道:“說歸說,方平一直不出現,的確有些麻煩,雖然我們不怕,可現在不是再出亂子的時候。”

    “大戰剛熄,再戰下去,還是會疲憊的,再有人隕落……”

    傅昌鼎深吸一口氣,想了想道:“今日魔武開學,這是大事,按理說,方平要是受傷不重,應該要出現的!今天不出意外……恐怕會有各方強者暗中窺探,若是沒看到方平,恐怕少不得有些亂子……”

    地窟這幾方還有一些強者殘存,甚至可能會有天王活著,當然,是否有天王還不確定,可眾人皆知,現在有圣人級強者現身了。

    而人族,當日大半強者都自爆了,為了斷仙源,人族頂層強者死傷無數。

    如今,魔武的吳奎山扛起了大梁,可吳奎山也只是剛邁入圣人境,之前大戰受傷不輕,至今都沒痊愈。

    人族的底蘊,本就沒有其他兩塊大陸強。

    方平和李振那兩批人,帶走了絕大多數的人族高層和強者。

    中堅力量,人族倒是不弱,成長中的傅昌鼎這些人,都陸續邁入了帝級。

    可大戰一起,恐怕又有人要隕落。

    吳奎山心中嘆息,也有些無奈,張濤這混蛋,當日將這爛攤子丟給了自己,自己現在壓力可就大了。

    還有方平這小混蛋,送走了李長生那家伙,那家伙現在到底是生是死都不知道,若是李長生在,長生劍一出,哪怕天王也要授首,豈敢造反

    想歸想,吳奎山作為如今資格最老的人族強者,還是迅速接話道:“窺視是一定的,不過這些家伙也只敢隔空觀察,誰敢擅闖魔武就算方平沒出現,他們也不敢貿然行事,再過幾年,你們成了圣,給他們一個膽子,他們也不敢亂來!”

    吳奎山吐了口氣,今日方平不在,武王不在,所有人都不在,這魔武,這人間,該他蛇王來撐場子了!

    好歹也是圣人級強者,還有方平他們留下的神器鎮壓,哪怕真有天王來了,他也敢一戰!

    就是不知道,這三界……到底有沒有天王存活下來

    希望沒有吧!

    而今,有圣人露面,天王倒是不曾看到,圣人來幾位,他還是有把握對付的。

    就在這時候,身旁,呂鳳柔微微蹙眉道:“要不要……邀請那位來坐鎮”

    “嗯”

    吳奎山微微一怔,接著臉色微變道:“不用!那家伙畢竟不是人族,未必可靠。方平他們在的時候也曾說過,他審時度勢一流,也怕死,人族有人能鎮壓他,他不敢造反,可一旦沒有人能鎮壓他……那就未必可靠了。”

    此話一出,眾人也知道他們說的是誰,傅昌鼎撇嘴道:“這家伙真能活!初武那邊大戰,破八的都死光了,他居然還活著!現在這家伙,算是已知的強者中,唯一一位天王境強者吧”

    唯一一位天王境強者!

    槐王!

    吳奎山也是苦笑道:“那一日,槐王幫人族出戰,李部長他們最后時刻,并未對他出手。那時候人族已經控制了大局,后來殉道,那家伙沒殉道,總不能直接殺了他吧他為人族出戰,咱們多少講究幾分,他沒殉道,那就讓他活著好了,誰知道……”

    吳奎山也是無奈,當日初武大陸參戰天王上百,破八的都有一大批,強者幾乎都戰死了,人族大勝,后期為了破仙源,人族強者殉道,結果其中還摻和了槐王這個異數。

    殺又沒法殺,最后倒是槐王活了下來。

    眾人都有些無奈,人族天王都殉道了,其他各方天王被殺了個干凈,槐王沒死,反而成了實力最強的存活者。

    好在這家伙識趣,也攝于方平這些人的威名,一直在禁忌海區域潛修養傷,也不敢招惹人族。

    可要說邀請對方坐鎮人族,吳奎山可不敢干這種引狼入室的事。

    一旦對方知道方平失蹤了,三五年,甚至三五十年內,以槐王的謹慎,大概也不敢造反。

    可百年之后呢

    如今,最好的辦法還是保持一定距離,讓對方摸不清底細為好。

    一旦邀請槐王來魔武,豈不是告訴槐王,方平的確失蹤了

    眾人商議了一番,也沒有更好的辦法。

    很快,眾人陸續離開天臺。

    天臺上,眨眼間只剩下陳云曦和趙雪梅幾人。

    陳云曦一直盯著下方看,許久,輕聲道:“以前,他最喜歡站在這,俯瞰魔武。也許只有在這,才能感受到責任……”

    后方,傅昌鼎撇嘴,咕噥道:“想太多!也就騙騙你們這些二傻子,他那就是單純的為了裝十三!”

    陳云曦轉頭瞪著他,一旁,趙雪梅眼中寒光閃爍,一副你再敢拆穿,打不死你的表情。

    傅昌鼎無奈,我說的大實話而已。

    我還能不知道那家伙想啥

    陳云曦不理他,深吸一口氣,沉聲道:“他給人族留下了盛世輝煌,這盛世,不能毀在我們手中!”

    說罷,面色冷漠,語氣森寒:“今日,必有人窺探魔武,打探虛實!校長不愿意此刻多事,可以方平的性格,真要在這,豈會不管不問!容不得他人侵犯!”

    “待會若是有人窺探魔武,我必出手斬殺之!若是贏了,其他人自然會退,若是不敵……”

    不敵,若是方平任由她被傷不出手,那就露了底細。

    陳云曦再度深吸一口氣,冷聲道:“沒有不敵,只有贏!誰敢窺視,雷霆一擊,必殺之!你們都不要出手,我出手殺幾人,魔武能安穩幾年,幾年后,你們便有希望邁入圣境!

    比天賦,比韌性,我都不如你們,我邁入帝級,都靠運氣。

    雪梅你們才是真正一次次戰斗殺出來的帝級,和我不同,你們踏入圣級的希望比我要大……”

    “云曦!”

    趙雪梅臉色冷厲,看向陳云曦,低沉道:“你想做什么”

    “沒什么!”

    陳云曦笑了,“當日我被人抓走,方平擔心后面還會有人針對我,給我留了一些底牌,這次誰敢來找死,我就動用底牌擊殺他們!放心,我死不了,也不會死,更不想死,我還想等著他回來……看這盛世!”

    “只是有些傷身罷了,如今他不在,受傷太重,我擔心傷勢會影響晉級,并非生離死別,你們不用多想。”

    此話一出,傅昌鼎欲言又止,許久,輕嘆道:“你說的倒也不錯,原本我該阻攔你的……可是……算了,那家伙真要能回來,一些傷勢也能治愈。若是回不來……震懾四方還是有必要的,我和雪梅對付帝級還行,一旦遭遇圣人,恐怕無能為力,反而露了怯。”

    趙雪梅抿著嘴,也沒有再說什么。

    陳云曦動用底牌,擊殺幾位窺探者,威懾四方,的確能為大家爭取一段時間。

    只要自己幾人當中,再有人晉升圣人,方平哪怕真的無法歸來,他們也能護佑這盛世繼續下去。

    比起人族大局,陳云曦受傷,此刻幾人也有衡量,自然沒有過多的小兒女心態。

    幾人商討一番,此刻,大操場上,開學典禮已經開啟。

    新生們入校,陸續進場。

    大戰之后殘留的魔武師生,各地武大師生,此刻都護佑在四方,震懾四方。

    魔武,依舊強大。

    ……

    同一時間。

    地窟,初武,禁忌海……

    各地,一幅幅水鏡般的畫面,陸續呈現在一位位強者眼前。

    禁忌海深處,槐王面前出現一幅畫面,正是魔武景象。

    身側,一位胖嘟嘟的中年,見狀齜牙咧嘴,念叨道:“槐王,你想死,我可不想死!本王現在就走,你窺探魔武,小心丟了小命,你大爺的,早知道老子不來了……”

    槐王輕笑一聲,“你覺得本王會找死嗎本王可不是窺探魔武,而是保護魔武,若是有人今日搗亂,人王無法歸來,本王自然要出手斬殺宵小……”

    說罷,槐王看向虛空,也不知是對誰說話,堆笑道:“人王大人若是聽見了,還請見諒,蛇王不邀約,小人也不敢擅闖人族,不過人王大人若是不在人族,也不能讓人族被宵小欺辱,魔武可是有大人的老師和朋友,小人也不能坐視他們出事……”

    身旁,平山王嘖嘴,這話說的,借口都找好了。

    人王不出現那就算了,真出現了,這家伙到時候這么一說,人王能找他麻煩

    果然,槐王不但說了,還用一塊水晶錄制了下來,最后更是邀請平山王見證,笑道:“平山王也在此地,小人和平山王一同守護人族,可不敢讓其他人冒犯人族絲毫。”

    平山王齜牙咧嘴,勉強做了個見證,等槐王收起了水晶,這才撇嘴道:“奸詐的家伙!也不怕人王真的在,不聽你解釋就把你干掉了!”

    槐王笑了一聲,“怎么會我又沒有做什么,說了是守護人族,守護魔武,窺探的時候,精神力友善一些,人王大人就算真的在,也不會一言不合就殺人吧至于精神力被震碎,那也沒什么,等大人出現了,我自然會解釋清楚,放心好了,本王可不是那種求死的人。”

    平山王嘖嘴,很快,傳音道:“你說,人王他……”

    槐王一本正經,呵斥道:“人王無敵,自然不會有事!連天帝都不是大人對手,這三界,大人就是無敵的存在,誰能殺他平山王,你可不要胡言亂語,小心丟了性命!”

    “呸!”

    平山王一臉鄙夷,你不也是想知道是真是假,這才窺探的

    大家心知肚明,裝什么犢子。

    不過別說,槐王就算被發現了,人王真出現了,大概也死不了。

    想了想,平山王面前忽然出現一塊巨大的面板,上刻“人族無敵,人王無敵,守護人族,死而后已!”

    平山王將巨大的面板,頂在自己腦袋上,這才安心看面前的水幕。

    人王精神力無敵,一掃而過,看到這牌子,就該明白自己的苦心了,都不用解釋的。

    真要出現了,大概不會對自己下毒手吧

    至于槐王……水晶來不來得及拿出來都是問題,白癡一個!

    槐王一看,面色一變,這家伙求生欲望比自己還強啊!

    挺高明的!

    想了想,片刻后,槐王面前也豎起了一塊巨大的石碑!

    “守護人族,萬死不辭!犯人族者,雖遠必誅!”

    豎起了石碑,槐王這才安心,這下就算被發現,問題也不大了吧

    一時間,兩人忙完了前期工作,對視一眼,露出一抹志同道合的神情。

    果然是同道中人!

    兩人無比鄙視其他窺探者,安全措施都不做,一旦人王真的出現了,都等死吧!

    ps:新書得延期,這些天陸續寫一些番外練練手,做準備,原因上一次說了,下個月初結婚,擔心新書期間不穩定,那就對不起大家了。

猜你喜歡

江苏体彩7位数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