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正文 第1430章 武王隕(完本倒數第二天) 文 / 老鷹吃小雞

    【公眾號開通了小說、漫畫、vip電影,全免費無廣告。速度添加,微信點添加朋友公眾號搜索: landaozhekou 或者.搜索(嵐島折扣)】

    “方平,開啟源地!”

    武王再次暴喝!

    開啟源地,成全方平,誅殺天帝!

    淚水,模糊了眼睛。【公眾號開通了小說、漫畫、vip電影,全免費無廣告。速度添加,微信點添加朋友公眾號搜索: landaozhekou 或者.搜索(嵐島折扣)】

    方平淚流滿面,他不想,他不愿,他不甘心,可他……只能接受!

    天帝,比預期的更強,更難殺!

    他和三皇合一的怪人聯手,依舊無法擊殺天帝,這么下去,他源地崩潰之后,三皇被裂縫吞噬,這天下,再也沒人可以殺天帝了。

    也許,陽神可以。

    可此刻的陽神,還在和種子糾纏。

    付出了這么大的代價,殺不了天帝,他不甘心,人族不甘心!

    “方平!”

    方平哭泣著,這一刻的他,不是魔王,他舍不得,真的舍不得。

    武王,代表著人族,代表著人族的希望,代表著那死去的數十萬強者。

    此刻,他要融道源地,方平不想,哪怕知道,這樣不對,不該拖延時間,可他真的不想。

    “方平!”

    暴喝聲再起!

    方平哭泣著,緩緩呈現出腦核,開啟了一道門戶,看向張濤,這一刻的他,真的如同孩童,淚水模糊了雙眼,方平看著他,“老張,我怕……我怕我成為下一個天帝,你不在,我怕!”

    “我才21歲……”

    “你大爺的!”

    武王怒罵,“這時候了,你還裝十三!”

    方平齜牙笑著,笑的淚水止不住。

    “我真的怕……你不監督我,我怕我……真的成了魔!”

    “不怕!”

    張濤上前,抱住了方平,輕輕撫摸著他的腦袋,笑哈哈道:“不怕,怕什么,你是方平,你是人王,記住了!你是人族唯一的希望,你是人族付出無數人性命締造的人王……”

    “我曾說過,我們的道,來源于人族,當你不再是人族的時候,你的道,會崩潰的,你這小子,別想當魔頭!”

    “乖,不怕了!”

    老張摸著方平的腦袋,眼中露出一抹痛惜。

    是啊,他怕。

    他才21歲!

    征戰三年多,殺戮,戰爭,戰斗,陰謀詭計……

    他什么都不怕!

    因為,他的身后有人,很多人。

    可現在,好多人死了。

    戰王死了,蔣昊死了,李振死了,南云月死了,陳耀祖死了……

    太多太多的人死了!

    魔武,十不存一!

    李長生走了,他,張濤,方平的領路人之一,今日也要走了,丟下了這個孩子,殺了天帝之后,他能不怕嗎

    應該怕!

    孤獨,寂寞,悲傷……

    活著,真的痛苦啊!

    拍了拍方平的腦袋,老張笑容滿面,“小子,好好干!不怕,爺爺在看著你……”

    那邊,鎮天王無奈,輕嘆道:“都什么時候了,你這小子……”

    還占他便宜呢!

    “老家伙,你要是還沒死,照顧一二……”

    老王看著他,笑道:“他太年輕了,年輕的讓我不放心就這么走,可我真的要走了,你要是沒死,照顧他一下,他這混小子,嘴上不慫,心里慫的不行!”

    “他恨不得一個人不死,就殺了天帝,可怎么可能嘛!”

    “他背地里恨不得天天喊我爺爺,見面非要和我作對,這是缺愛啊,生怕我不關注他,這小混蛋,太幼稚了,我真不放心他……”

    是真不放心!

    太年輕了啊!

    隨著自己征戰三界,殺戮無邊,他幾年沒睡了吧

    是不敢睡嗎

    是怕做噩夢嗎

    沒人開導他,也沒時間去開導他,連軍人都有戰后綜合征,何況方平這個三界劊子手,他擔心,太擔心了!

    擔心這一戰之后,方平沒死,會變壞的。

    他擔心,擔心幾萬年后,三界再起誅方平的風云!

    他是英雄啊!

    三界的大英雄!

    可張濤怕啊,他眼中含著淚,看著鎮天王,看著他,你不死,記得照顧好他,他很脆弱的。

    鎮天王也是眼中含淚,點頭。

    會的!

    今日,他的老兄弟們也走的差不多了,他李家的后裔,也走的差不多了,孤獨,也伴隨著他。

    自己,真的能活嗎

    看著那邊的天帝,鎮天王心中苦澀,融合了張濤之后的方平,能殺天帝嗎

    他不知道!

    希望……可以吧!

    三皇合一,也只是困住了天帝,方平能不能誅殺天帝,他也沒把握。

    “小子,走了!”

    張濤拍了拍方平的腦袋,打的有些手疼,干笑一聲,無奈道:“你爺爺我……想揍你都難了……走了……”

    有不舍,太多不舍。

    有不安,太多不安。

    看向下方的三界,張濤笑了一聲,輕聲道:“若有來世……我再娶你……”

    這輩子,不行了!

    我是武王,為武而生,為人族而生!

    愛情……太奢侈了!

    “去年今日此門中,人面桃花相映紅……”

    老張搖晃著腦袋,念著詩,帶著笑,再也看不到你們了。

    我很遺憾!

    我也很抱歉!

    這盛世,我看不到最后了,我只希望,這盛世,能永存!

    抱歉,我當了懦夫,將這一切的責任,一切的難題,全都交給了方平,對不起!

    對不起……

    “對不起!”

    念叨著,張濤淚流滿面。

    對不起大家!

    對不起你們的信任,對不起方平,這重如泰山的重擔,交給你了!

    我想和你戰斗到最后的,可我不能,不行,也不想。

    別了,人族!

    別了,三界!

    源地之中,張濤燃燒了自己,四個胖娃娃環繞他,張濤逗弄著這些胖娃娃,看著下方的世界,看著那些虛影,笑了!

    “兄弟們,我來了!”

    下方,一道虛影騰空,走入了張濤體內。

    張濤感應了一二,笑罵一聲,“不當人子!”

    這混球,天天虐待我,白瞎我擔心你了!

    源地外,方平哭泣。

    “我以后,天天揍你!”

    “混賬話!”

    張濤笑罵,“當個好人,別學天帝,那家伙,瘋了!種子的事,我不知道怎么辦,沒辦法,你自己看著辦。”

    “陽神就算還活著,大概也沒興趣爭霸三界,但是要小心他,人會變的,能殺就殺了,鎮天王這老鬼,不用擔心,他敢說個不死,我當鬼也要掐死他!”

    “魔武還有人活著,殺了天帝,找到你妹妹他們,想退休就退休吧,這重擔,交給你一人,我都替你累得慌。”

    “小子……”

    方平淚水滴落,“干嘛!”

    “你說……”

    張濤笑容燦爛了起來,“你來的那個世界,美不美好不好看”

    方平點頭,“美,好看!可是……沒有這里好看!沒有比你更帥的老頭,沒有比你更好的人族領袖,你……三界最厲害的!”

    “哈哈哈!”

    張濤大笑!

    笑的滿足!

    聽到了嗎

    我,最帥的,最厲害的!

    方平說的!

    這小混蛋,今天夸我了!

    轟隆隆!

    源地擴張,變幻,越來越大!

    老張的身影,漸漸消散。

    身旁,老王幾人攙扶著方平,方平甩開了他們的攙扶,淚水被蒸干,我不哭,我一點也不傷心!

    源地,越來越穩固了。

    方平,越來越強大了!

    沒有心思去看這些,沒有心思去管這些,方平扭頭不看老張消散的身影,他看向天帝,眼中,帶著無邊的恨意!

    他很少這么恨一個人,今日,真的恨!

    死了太多的人,那些可愛的人,那些可敬的人。

    張濤化道,這一次,真的觸痛了方平。

    亦師亦父亦友!

    他這一路,磕磕絆絆,有走過錯路的時候,有彷徨的時候,有入魔的時候……

    是他,一步步引導自己,走到了今日。

    我不成魔,只是因為這些可愛的人,可敬的人,在呵護我,在愛護我,在守護我。

    沒了他們,我一定會成魔!

    今日,張濤死了。

    方平不再哭泣,張濤曾說,方平這一路,太順利了,沒有什么挫折,今日,他遭遇了人生最大的挫折,這挫折,來自于張濤。

    死了!

    ……

    這一刻,三界同悲。

    慟哭聲響徹天地。

    武王隕!

    地球,悲傷蔓延。

    武王死了!

    這開天辟地以來,最強的人皇,最好的人皇,最可愛的人皇……死了!

    開創了這盛世的武王,死了!

    人間大地,這一刻,無數人騰空,無數人暴吼!

    “武王不滅!為人族賀!”

    武王,不會死的。

    哪怕隕落,人族永遠也不會忘記,因為他的一切,都深深烙印在所有人族心中,腦海中,精神中!

    愿人族,人人如龍!

    愿人族,人人為皇!

    這就是武王!

    他這一生,都在為這個目標奮斗,為這個目標努力,他快要成功了,可惜,他看不到了。

    “為武王賀!”

    “……”

    嘶吼聲再次響徹天地。

    “送武王!”

    “送武王!”

    “送武王!”

    無數人站起,仰頭看天,蘊含淚水,送武王一程!

    愿他在下個世界,活的更輕松,更愜意!

    他太累了!

    ……

    源地。

    源地劇烈顫動。

    天帝忽然笑了,“我不懂新武,不懂你們……可你們……想殺我……癡人說夢!”

    他是不懂人族!

    所以,他輸了。

    但是,輸的只是仙源,只是源地,不是他!

    他沒全部輸!

    這樣,就可以殺他了嗎

    做夢!

    “方平,人族想殺我,不可能的!”

    “這三個廢物,以為這樣就可以殺我,不可能的!”

    這一刻的天帝,恢復了正常,身上被血霧侵蝕,被裂縫切割,傷痕累累,可他依舊笑的開心。

    “也好,一切從頭開始,挺好的!”

    天帝一步步挪移著,朝方平走來,陡然,看向一人……不,看向一只還在慟哭悲鳴的大貓。

    “我……還有勝算!”

    天帝笑了,笑的燦爛無比,“我還有勝算的!蒼貓,這血霧,這裂縫,都是三界的污穢,源地的污穢,你可以吞噬的,來,吞噬了這一切,我來殺了方平!”

    此刻的方平,不動彈。

    因為他正在蛻變!

    又一次蛻變!

    源地的蛻變,玉骨的蛻變。

    他在強大自己,在鞏固源地,然而這一刻,方平忽然口吐鮮血,一步步朝天帝走去,他不會看著天帝再對他的親人,他的朋友下毒手!

    蒼貓……

    這貓,夠可憐了,他不會再看著天帝對付蒼貓的!

    “你還沒穩固源地,還沒完成蛻變,你就要和我交手嗎”

    天帝笑了,“你是自己在找死!你以為,你可以救下蒼貓嗎它……是我締造的,是我養的!”

    “蒼貓,來!”

    天帝招手,這一刻的他,被血霧和裂縫禁錮,傷勢越來越重,這對他接下來和方平交手不利。

    源地中,裂縫越來越多了。

    仙源被破,他沒辦法再去補充了。

    不過他還有希望,蒼貓!

    這可是源地的垃圾桶,所有的垃圾,都可以傾倒進蒼貓體內,雖然這次太多太多,可能會撐爆了這貓,可只要片刻,他就可以趁方平蛻變沒完成,擊殺方平!

    至于之后的事,之后再說!

    “喵嗚!”

    蒼貓凄厲叫喚,朝他伸出銳利的爪子!

    “這樣沒用的!”

    天帝笑道:“你是我養的,我若是無法控制你,豈不是真的廢物……來!”

    這一刻,蒼貓身上,浮現出一道道花紋,如同繩索,鎖住了蒼貓,一步步拖拉著蒼貓朝他前行。

    “汪!”

    一聲狗吠響起,天狗一口朝天帝咬去!

    天帝冷笑一聲,“你這廢物東西,白養你了!”

    哪怕被禁錮,他也不是天狗可以匹敵的。

    一拳轟出!

    轟隆!

    天狗肉身炸裂,鎮天王幾人迅速殺過去阻攔,蒼貓……蒼貓可以吞噬這些血霧,吞噬這些裂縫,讓天帝擺脫控制!

    而方平,這時候源地還在擴充,還在強化他自己,他一時半會恐怕完成不了。

    眾人都看到了危機!

    不能讓天帝擺脫三強制造的禁錮!

    否則,麻煩大了。

    一位位強者,奮不顧身,朝天帝殺去,方平也一步步朝那邊走去,口中溢血,走向天帝,走向蒼貓!

    蒼貓毛發豎起,爪子抓破了虛空,拖拽出一道道火光!

    爪子斷裂,血流如注。

    可蒼貓知道,它不能靠近天帝,否則,它會吸收那些東西,讓這個壞人脫困的!

    “喵嗚!”

    蒼貓凄厲慘叫,渾身的毛發被那繩索勒的脫落,肥胖的肉身,被繩索勒的血肉橫飛。

    可蒼貓死死抓著虛空,爪子斷裂也不愿意往前走一步。

    天帝轟擊眾人,笑容滿面,“蒼貓,你還是自己過來,少受一些痛苦,我原本不想這么暴力的,可你要配合我!”

    轟!

    龍變被他一拳打爆了肉身,天狗殘破的身軀再次殺來,天帝又是一拳,打爆了天狗。

    鎮天王一拳又一拳地轟擊,可被血霧阻擋,反而有些顧忌,被天帝打的不斷倒退。

    禁錮我

    封印我

    天帝笑的燦爛,穹這幾人,想的太簡單了!

    我若是那么容易死,這三界,早就換了天地了!

    陽神,早些年就打死我了。

    “蒼貓……”

    “師父!”

    就在這一刻,一道身影浮現在蒼貓面前,天辰!

    是的,天辰!

    這一刻,源地殘破,天辰居然走了進來。

    眾人發現了他,不過沒人阻攔,此刻的天辰,實力并不強大。

    天辰看著天帝,看著他猙獰的笑容,有些悲傷,“師父,放過蒼貓吧,師父……三界已經變了,不再是上古的三界了,師父……”

    天帝淡淡道:“你也要叛我也好,叛就叛吧!靈那個賤人,為師信任她三萬年,她居然叛我,你叛我,本帝也不奇怪。”

    “師父……”

    “你要阻我”

    天帝失笑,你很弱,你阻我,也不算什么!

    “師父……這禁錮……是您布下的,可我……養了蒼貓萬年!”

    天辰輕嘆道:“師父,我養了它萬年,我知道禁錮的存在,師父……”

    天帝臉色陡然變的陰沉起來!

    是的,天辰養了蒼貓萬年,可能發現了什么,這么說……

    天辰看著天帝,輕嘆道:“我不想背叛師父……可蒼貓……它與世無爭,師父……為何非要……”

    天帝冷冷道:“它本就不算生靈!只是源地的污穢凝聚,現在,這些污穢更多了,當然要讓它吞噬,難道你覺得為師還沒這貓重要”

    “師父……”

    天辰嘆息,不再看天帝,他知道,自己無法說服蒼貓的。

    看著眼睛通紅的蒼貓,看著蒼貓渾身傷痕,天辰上前輕輕摸了摸蒼貓,安撫道:“蒼貓,不生氣,這三界,大家都很喜歡你……師父……讓魔障了!”

    “靈皇喜歡你,武王喜歡你,人王喜歡你,陽神喜歡你,我也喜歡……”

    天辰笑著,輕輕撫摸著蒼貓,手中,血液噴涌而出,那繩索,一道道地斷裂,天辰輕笑道:“別傷心了,人王還在呢。”

    “以后,人王會照顧好你的,給你好吃的,天天睡懶覺……”

    “大總管我,幫你解開封禁,別怪我了……”

    “喵嗚!”

    蒼貓好像清醒了一些,紅著眼看著天辰,忽然淚水再次滴落,悲傷的無法自拔,喵嗚喵嗚地悲鳴著。

    “大隊長……你要去哪呀”

    天辰撫摸著它的腦袋,笑道:“這禁錮,我研究了很多年,我和師父同源,唯有我和師父,才能解開!可我沒師父強,只能這樣了……”

    “蒼貓,別傷心,這是我在贖罪……當年,也許我就不該養育你,不該帶你回歸三界……”

    天辰嘆息一聲,“也許,你繼續活在與源地,沒有智慧,沒有感情……反而更好!當年師父原本想將你留在源地,我看你化形成貓,很是可愛,便勸說師父帶你回了三界……

    你有了智慧,有了朋友,有了親人,有了感情……

    是我錯了!”

    天辰覺得自己做錯了!

    他不該勸說天帝,帶蒼貓回歸三界的,讓這貓,有了感情,有了傷心!

    說著,笑著,天辰一次次撫摸著蒼貓,身上的繩索,一根根斷裂。

    天辰身影有些虛幻起來,扭頭看向氣息越來越強大的方平,笑道:“人王,我求您一件事,可以嗎”

    方平看著他,沒等他開口,低沉道:“好!”

    “不,我想說出來,我想讓大家聽聽,我想讓人王……真的不要去做!”

    天辰苦澀道:“蒼貓,納源地污垢,它死,源地必亂!可我還是希望,人王不要殺它……它只是一只貓……人王可以誅殺天帝的!

    不需要用這貓,作為祭品。

    還有,人王的源地,遲早也會出現缺陷,你可以讓蒼貓吸納那些污穢,可是……我希望人王不要和今日的天帝一樣,成為下一個屠貓的人……”

    方平淡淡道:“我不會!記住,我是人王!我說了不會!而且……這貓……它是我朋友!朋友!”

    他知道蒼貓死,源地會亂。

    可他沒想過殺貓!

    天辰笑了,“我相信人王……真的把它當朋友了!它很單純的,單純的只知道相信所有人,這蠢貓,太蠢了,蠢到誰都相信……”

    “喵嗚!”

    悲傷中帶著一些撒嬌的聲音,蒼貓血肉破碎的爪子,撓了撓天辰,它不蠢的。

    天辰笑的開懷,撫摸著蒼貓,“好好活下去,記住了,好好活下去,蒼貓,大總管先走了……”

    沒有看天帝一眼,天辰消散了。

    “喵嗚……”

    蒼貓再次落淚。

    此刻,方平走到了蒼貓跟前,輕輕提起這貓,放在了自己肩膀上,笑道:“不哭,幫我吸點污穢,我打死天帝,給你報仇,給這三界眾生……報仇!”

    方平扭頭看向天帝!

    天帝一拳轟飛了鎮天王,也看著方平,此刻的天帝,血霧環繞自身,如同魔鬼,雙眼血紅,看著方平,面色猙獰!

    “方平,我說過,你很像我!”

    “就算你今日殺了我,你……注定會成為我的替身,第二位天帝!”

    “不,我不會是你!”

    方平看著他,笑道:“我不會是天帝,絕對不會,永遠也不會!你不明白,你也不懂,因為……三萬年前,你就不再是人,你豈能懂人!”

    方平一步步走向天帝,身后,走過的地方,天地崩碎,源地崩潰!

    天帝笑了,“你不能殺我,也殺不了我!就算沒了種子,你也不能殺我,我的源地,萬道之源,你可知道,有多少人修煉了本源道

    只要我死了,源地崩潰了,他們都會死的!

    你身后的王金洋他們,你身邊的所有人,鎮、天狗、龍變……他們都會死!

    哪怕擺脫了源地,沒用的,他們太強了,強大到,源地崩潰,這天地間沒了本源道,他們大道崩潰,必死無疑!

    真道也好,假道也罷,他們還是本源!

    源地毀滅,他們都會死!

    方平,你還要殺我嗎”

    方平看著他,不語。

    天帝哈哈大笑道:“你不敢!也不能!方平,很久之前,我就想著,可能遲早會有這么一天,所以我怕死,所以我也不想死!”

    “你不能殺我,殺我……大家一起完蛋!”

    “這三界,最終就算活下你一人,又能如何”

    “這是你想看到的嗎這是武王想看到的嗎”

    “你不想的,武王也不想的……”

    天帝大笑!

    我不會死的!

    哪怕被鎮壓,我也不會死的,方平不敢殺我!

    這一刻,鎮天王這些人,紛紛氣血爆發,鎮天王看向方平,笑道:“付出了這么多,豈能讓這畜生還活著方平,殺了他!”

    “殺了他!”

    眾人紛紛暴喝!

    三界所有人都在怒吼!

    殺了他!

    哪怕讓這三界覆滅,也要殺了這混蛋,殺了這畜生!

    若是天帝不死,如何和那些英靈交代

    天帝笑道:“不,方平不會殺我的,對嗎你可以鎮壓我,鎮壓我千萬年,我知道,現在的你很強,我不是你對手,我的源地殘破了,我被那三個混蛋禁錮了……

    你可以殺我,可你不會這么做的,不是嗎”

    你不會的!

    天帝笑了!

    殺我,三界多少人修煉了本源道

    哪怕今日死了很多,可其他人呢

    都會死的!

    方平保不住他們的!

    這一刻的方平,眼睛通紅,他要殺了天帝!

    可是……

    方平的手在顫抖!

    他想殺天帝……可是……可是那些人怎么辦

    可是,這些剩下的人怎么辦

    他不甘心只是鎮壓天帝!

    方平一拳轟出,轟隆一聲,天帝直接被方平打的對穿,可天帝還是笑了,笑的瘋狂!

    “你不能殺我,你殺我,他們都會死的!”

    “哈哈哈!”

    “方平,我要這三界為我陪葬!”

    天帝大笑出聲,笑的瘋狂,我敗了,可我不會死!

    就在方平瘋狂的時候,有人忽然跳出,大笑道:“主角……在這呢!”

    方平一怔!

    那邊,一直打醬油的秦鳳青,忽然跳了出來,哈哈大笑道:“他么的,我說我是主角,沒人相信我!這下,相信了吧!”

    “方平,宰了他很難吧”

    “沒事,老子有辦法!”

    秦鳳青猖狂大笑,“老子可不是好惹的,秦鳳青啊,人族最牛的家伙!”

    “老子投靠了種子,當孫子這么久,可不是鬧著玩的!”

    秦鳳青哈哈大笑,笑著笑著,訕訕道:“當然,你是操刀手,我是軍師!天帝不是拿三界威脅你嗎多簡單啊,用你的源地,吞噬三界!”

    秦鳳青很快恢復笑容,“聽清楚了,是三界,不是源地!直接吞噬了三界,那殺他就沒關系了,你的源地,可以替代他的源地……

    還有……吞噬了三界之后,你……”

    秦鳳青說著,忽然力量開始失控,肉身在崩潰。

    可他不在乎,罵罵咧咧道:“沙雕種子!逼老子當孫子,老子是它爹差不多,也不看看,不給夠了好處,我會給人當孫子嗎

    當一個破皇者,我就認了

    扯淡呢!

    這點好處,忽悠誰呢!”

    秦鳳青嘻嘻哈哈的,笑哈哈道:“方平,老子可牛了!把種子伺候的舒舒服服的,差點就給它洗屁股了,它特別相信老子……

    當然,還是你秦爺爺聰明,能忽悠人,別說,跟你學了幾年,忽悠人,老子還是拿手的。

    那沙雕種子,連人都不是,忽悠它還不簡單……”

    “你吞噬了三界,你的源地撐不住的,缺乏能量來源,還得把種子弄成永動機才行!”

    “別怕,沒事,干它就對了!”

    秦鳳青哈哈笑道:“種子那沙雕,是有靈智,靈智也很難消滅,不過我接觸了它一段時間,忽悠了它幾次,猜測了一下……猜測啊,你自己試驗一下……

    我猜測,它一旦被隔絕,也會失去靈智的!

    什么叫隔絕……它不是自創了一個內天地嗎

    你不是說你來自那邊嗎

    你想想看,是不是和這邊差不多……而你的源地投影,是不是也和這邊差不多”

    秦鳳青哈哈笑道:“種子,恐怕必須要維持一個世界,才能保持智慧的存在……其實,就是真滅了人族,我猜種子都不一定會成為死物……這家伙,才是三界最陰險的。

    故意讓大家覺得,滅了三界,它就完了,實際上肯定不是……”

    “你先吞了三界……你可以進入種子內部的,再去吞了它內部的世界……讓天地真正合一……都給吞了,三界才是真正的合一……那時候,這家伙可能就沒智慧了……”

    “可能啊,不一定,可能要你死了才行……”

    秦鳳青力量炸裂肉身,血肉橫飛,卻是一臉嫌棄,“這蠢貨,真以為力量強大就可以為所欲為跟方平你一樣,都是力大無腦,不會動腦子……

    又不能馬上炸死我,真是的,蠢貨一個!

    有智慧,智商也不夠,種子就是種子,真把自己當個人了”

    秦鳳青罵了一陣,又道:“反正你試試看,先吞了三界,種子現在不在三界中,吞了三界,斬了天帝,再去找種子,進入它內部,吞了那個世界,真正的三界合一……

    至于……最后怎么對付種子……我不知道了……

    不行,你就自爆試試,死就死了……

    我猜,不一定要自爆,你躲入你的腦核試試……

    讓貓……對,貓去吞了種子……

    貓,不算三界生靈……

    這貓,你沒白養,好好養著……方平,你秦爺爺我……沒白當人!”

    “哈哈哈!”

    秦鳳青大笑,笑的瘋狂!

    “我……才是真正的主角啊!”

    “可惜……被方平這混蛋,奪了我這主角的命……他么的,沒天理啊!”

    伴隨著這猖狂無邊的笑聲,秦鳳青瘋狂朝宇宙深處飛去,“種子,來,叫爹,爹還沒死,牛不牛逼!”

    “哈哈哈!”

    轟!

    天地再次顫動,秦鳳青,人族無敵強者,隕!

    淚水,已經流不出了。

    方平看向天帝,笑了!

    ps:明天最后一天,完本就在明日,今天寫不動了……

猜你喜歡

江苏体彩7位数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