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正文 第1427章 靈皇,隕!(萬更求訂閱) 文 / 老鷹吃小雞

    【公眾號開通了小說、漫畫、vip電影,全免費無廣告。速度添加,微信點添加朋友公眾號搜索: landaozhekou 或者.搜索(嵐島折扣)】

    方平想干什么

    沒人知道他到底怎么想的!

    反正,他把三位影帝都給揭露了!

    揭露之后,他就跑了。3秒鐘記住--筆下.網單字母全拼(WWW.bxzww.com)

    而此刻,神皇真的有些惱怒了,喝道:“方平,想殺他,現在聯手!”

    都到了這地步了,你還想車輪戰不成

    那不是送菜嗎

    真的,他現在無法理解方平的選擇。

    也無法理解方平為何要這么做!

    車輪戰,你當天帝好惹的

    現在,既然暴露了,那就聯手殺了天帝!

    三人此刻迅速合一,正在搶奪源地的控制權,方平這時候再對付天帝,會輕松許多的。

    他到底在想什么!

    幾人真要瘋了!

    活了四萬年,今天被一個小年輕給耍了。

    而方平,面色冷漠,真的去穩固源地了。

    “你們去死好了,死了,他這源地多少會崩潰一部分,我等他源地崩潰了再戰!”

    “混蛋,仙源快成熟了!”

    神皇氣的想吐血,你還等

    等你妹!

    你既然要等,你干脆別揭穿我們啊!

    這混蛋東西……

    無法理解方平的腦回路,可到了這一刻,幾人卻是不得不爭了!

    他們搶奪天帝的控制權,這可不是鬧著玩的。

    此刻,天帝正在震動本源,想要將他們鎮壓,三人原本不是等這個時候出手的,可現在,不得不出手了,一時間,卻是被天帝壓制的有些無法抬頭。

    三大強者聯手,在這源地,都被天帝徹底壓制!

    東皇也是無奈,嘆息道:“吸納仙源的那一刻,源地防御最為松懈,方平,你真的壞了大事了!”

    方平冷哼一聲。

    吸納仙源

    吸納仙源的時候,人族都死的差不多了,我干嘛為你們拼命!

    正因為猜到了他們等待的時機,方平才毫不吝嗇地拆穿了他們!

    我干嘛要給你們制造機會

    仙源被吸納,哪怕干掉了天帝,人族也毀滅的差不多了,那我干嘛還為你們拼命!

    這些家伙,就沒一個好東西。

    都沒把人族當回事!

    死了就死了,反正是螻蟻。

    可方平不愿意!

    這就是他和這三人最大的不同。

    東皇三人無奈,此刻,三人合一,氣息再漲,三十六重天都在劇烈顫動!

    天帝面色冷漠,也有些意外地看著方平。

    方平,居然不出手了!

    真的有些出乎他的預料!

    方平,為何不出手了

    ……

    實際上,方平是真的源地不穩了。

    這時候,他的源地正在瘋狂吸納地球上的城市投影,在這滅世的一刻,整個人族都在祈禱方平能勝利,都在擔心方平他們的安危。

    都在感恩,方平這些強者,為他們遮風擋雨,擋住了大亂,享受這盛世輝煌!

    之前不懂,今日真的懂了。

    地窟在大亂,血雨傾盆。

    初武在大亂,死傷無數。

    唯獨人間,還是一片祥和。

    這就是人王,這就是武王,他們這些強者,為他們遮風避雨,沒有哪一刻,人族對這些強者的認可度,高到了這個地步。

    方平的源地在吸納這些城市投影,幾乎是整個地球大陸,都在投影進入源地。

    方平,現在的確有些無力出手,停止投影也不是不行,可他不干,就讓那三個混蛋頂著!

    愛死不死!

    反正這些人沒把人族當回事,他也不會真把這三位當救世主!

    方平盤坐,那邊,老王三人迅速趕來,看向方平,老王傳音道:“方平,趁著這機會,我們三人三道合一,一頭扎根在你的源地,一頭扎根天帝的源地,繼續為你吸納力量,提供源泉,順便搶奪天帝對源地的控制權!”

    “三道合一”

    方平凝眉道:“會出事嗎”

    “有什么不同嗎”

    老王平靜道:“你輸了,大家都要死,你贏了,我們才有機會,才能少死一些人,我們會不會出事,結果沒什么不同,何況……未必就會死,大道崩了,我們也不一定會死。

    在必死和不一定的情況下,你選哪種

    你真的能對付天帝嗎”

    方平心中輕嘆,不能。

    不是天帝真的比他強太多,而是天帝經驗老道,而且源地遠比他想象的要穩固,哪怕動蕩成這樣都沒破碎,沒有擾亂天帝,可見這家伙鎮壓的裂縫真的是假的。

    這樣的波動,對他影響不算太大。

    方平看向三人,嘆息一聲,接著臉色陰沉道:“那就試試三道合一,那三個家伙的三道合一,我看就是從你們這得到的借鑒,你們三個,大概真的是他們的試驗品……”

    到了今日,他也看明白了。

    老王三人,可能就是神皇他們的試驗品,也許就是為了嘗試三道合一。

    神皇,斗天帝,東皇,合作應該不是一時興起,早些年恐怕就合作了,三萬年前大道出現,這幾個家伙大概就察覺到了被人算計了。

    所以,那時候起,幾人就有了盤算。

    三人聞言,不再猶豫。

    至于是不是試驗品,無所謂。

    神皇他們也許不安好心,可大家的目的都一樣,擊殺天帝!

    目的一樣,管他們怎么安排,怎么去想。

    當務之急,還是殺天帝!

    轟!

    天空中,三道開始呈現,接著,迅速開始合一!

    而老王三人,此刻,氣息也開始不斷轉換,漸漸地,調整到了一個微妙的程度,有些類似,又不太相同,這幾乎是不可能的。

    而現在,卻是變成了可能!

    三人和那邊的東皇幾人也一樣,開始漸漸融合!

    融合過程中,方平看著他們痛苦的表情,本來有些悲傷,可下一刻,悲傷被破了。

    肩膀上,鐵頭的腦袋冒出,忽然罵道:“別壓我腦袋,腦袋太硬,被壓的生疼!”

    “……”

    方平忽然失笑,這混蛋!

    都什么時候了,你還惦記你這腦袋呢。

    轟隆隆!

    天空中,三道開始合一,漸漸地,三個口子忽然融合,化為一個大一些的大洞口。

    而老王這邊,三焦之門呈現,接著,三焦之門也開始合一,化為一道門戶!

    “方平,開源地!”

    老王低喝一聲,說是老王,其實不合適,現在這三人化為了三頭六臂的怪人,不過開口的的確是老王。

    方平迅速開啟源地,開了一個門戶。

    下一刻,空中的大道口子消失,瞬間扎根進入第一源地。

    而三焦之門的門戶,則是朝方平的源地那個口子蔓延而去。

    轟隆一聲!

    這道門戶,和方平的源地貼合了起來。

    源源不斷的力量,朝方平的源地中涌去!

    就在此刻,天帝一拳打飛了神皇三人合一的怪人,冷冷看向方平這邊,接著,忽然笑了。

    “三道合一……好,三道合一了!”

    “你們,自己主動剝離了三道,倒是省去了我不少事,我還擔心,哪怕找到了三道所在,也不能無損破碎三道,封閉源地,現在……你們自己放棄了!”

    天帝真的笑了!

    “穹,你們也很好,說實話,這些年,我還真無心管你們,在我眼中,敵人只有陽,只有種子,你們……只是笑話罷了!”

    “今日,你們倒是讓我刮目相看!”

    天帝笑了,笑的燦爛!

    “我一直擔心,源地會出問題,會破碎,會無法融合,會無法閉合,今日……你們倒是幫我省去了很多麻煩!”

    天帝看著眾人,笑聲越來越大!

    “看來,今日的確可以大功告成了!三萬年,源地之亂,今日便可徹底結束了!”

    在他話音落下的瞬間,原本,雙方在搶奪源地的控制權。

    可這時候,方平和神皇幾人都察覺到了不對勁!

    忽然,虛空中,出現了大量裂縫!

    無數的裂縫!

    天帝和他們都處于源地中間,而上空,卻是越來越光明,那是天帝所在的區域,下方,卻是出現了無數裂縫,裂縫大的驚人!

    那裂縫中傳來的切割之力,吸收之力,也強大的驚人!

    天帝笑了,笑的燦爛無比。

    “既然你們要爭,那就給你們!源地,畢竟還是我掌控,你們,想要,那就拿去!”

    而這一刻,神皇臉色劇變,暴喝道:“放!”

    三位強者沒有絲毫猶豫,瞬間放棄那些天地的控制權,包括方平,此刻都在放棄吸收源地之力。

    可放棄不了!

    天帝笑的格外燦爛,“放棄”

    “不可能的!”

    “之前我還在想,回頭我要收拾爛攤子,很麻煩,倒是麻煩你們自己來收拾這爛攤子了!”

    話落,神皇三人肉身劇烈顫動!

    一道道裂縫呈現在肉身之上!

    “源地的垃圾,污穢,就送給你們了!”

    天帝笑容滿面,哪怕損失一些力量,那也無妨!

    這一刻,所有人都看出了天帝要做什么,他要將源地切割,一切為二!

    將所有的裂縫,所有的污穢,所有的黑暗,全部切割到神皇和方平他們這邊,包括其中的一些力量,他不在乎。

    方平見狀,迅速封閉自己的源地,轟隆一聲,源地封閉!

    那邊,老王三人咳血,倒飛而出,三頭六臂的怪人,瞬間分解,三人都是臉色慘白,看向方平,看向天帝。

    他們,好像做錯事了!

    而神皇三人,此刻也是劇烈掙扎,他們也做錯了!

    神皇怒吼道:“你早就知道我們要如此”

    “不,我不知道。”

    天帝輕笑道:“我的確不知道,我只是沒想到,你們居然會和我搶奪源地的控制權,你們……讓我出乎預料,既然如此,我就成全你們……

    我既然敢讓你們在源地扎根,就不怕你們失控。

    你們再如何算計,我也不曾在意,因為……這源地,本就是我的!”

    天帝嘆息道:“你們問問方平便知,他能控制他的源地嗎他在源地中,是否是神是否有外來者,可以搶奪源地的控制權你們……太天真了!”

    方平有些無辜,將三位強者看來,聳肩道:“我又沒試過,沒人搶奪過,我可不知道能不能搶奪……”

    他是不知道,他這源地才形成不久,方平哪會去考慮這些。

    神皇三人,此刻都是目眥欲裂!

    該死!

    麻煩大了!

    此刻,三人四周,都是裂縫,無數的裂縫將三人包裹了!

    天地之間,出現了一道明顯的分割線。

    上方,光明一片。

    下方,黑暗一片,以及布滿了虛空裂縫,裂縫中傳出巨大的吸引力,那是裂縫在吸收眾人的力量,讓眾人歸還力量!

    此刻,方平忽然道:“天帝,你既然將這些裂縫給他們吸收了,那就不需要吸收仙源修補源地了……”

    他覺得可以談談。

    天帝卻是失笑道:“方平,你是不是太天真了我只是將裂縫污穢歸一,更方便修補罷了,讓這三人來補,可不夠,還需要仙源來修補的更完美,仙源,才能徹底封閉源地!”

    兩人對話間,神皇三人,之前還有些絕望,此刻,卻是身影陡然消失,脅裹著無數裂縫,瞬間殺向天帝!

    轟隆一聲!

    三人聯手,爆發出強大無比的一擊,黑色,開始侵染光明!

    天帝倒退一截,冷笑道:“垂死掙扎嗎你們的道果,本就源于源地,真以為可以擺脫源地裂縫,會漸漸侵入你們的道果,這是你們自己找死,我便送你們一程!”

    說著,那些黑色裂縫漸漸開始消失,好像侵入了幾人體內。

    方平看著雙方大戰,并未出手。

    此刻的他,微微蹙眉。

    臉色變幻不定。

    下方,仙源還在迅速成熟,而靈皇,此刻很是凄慘,被眾人圍殺在中央,眼看著撐不住了!

    方平皺眉看著靈皇,靈皇這邊,他真的看不透。

    這女人,居然真的愿意為了天帝赴死

    他還以為這女人有什么算計,合著還真沒有

    這么下去,不出片刻,靈皇必死!

    上空,天帝也是微微凝眉。

    看向靈皇,片刻后,低喝道:“靈,退去!”

    他好像沒準備讓靈皇赴死!

    而靈皇,此刻卻是退不走了!

    武王和鎮天王幾人,此刻哪會給她機會,既然靈皇冥頑不靈,那就擊殺了靈皇,眾人不會給她機會的!

    而靈皇,好像也不怕死,此刻,仰頭看向天帝,面色冷清,低沉道:“放過蒼貓吧,為我留一些念想,就當我為你效力三萬年的報酬!”

    天帝凝眉,剛想說什么,靈皇看向鎮天王幾人,臉色發寒,“我這一生,不欠誰,也不欠你們的,更不欠天帝的,起碼,現在不欠了!”

    “退!”

    鎮天王暴喝一聲,下一刻,眾人紛紛避退!

    轟隆!

    一聲驚天巨鳴響起,靈皇居然自爆了!

    自爆了!

    “大胖子……”

    那邊,還在追逐秦鳳青的蒼貓,呆滯了一下,扭頭看向那一團燦爛的光輝,真的呆滯了,嘩啦啦的,眼淚從貓眼中流出。

    方平也愣了一下,她自爆了

    怎么會!

    他覺得靈皇應該有什么算計的,哪知道……她自爆了!

    “把大胖子道果還給我!”

    就在這時候,蒼貓忽然不哭了,唰地一聲,朝天帝沖去!

    大胖子的道果還在,在天帝那邊!

    她還有機會復生!

    上空,天帝凝眉,看向那一團光輝,探手一招,虛空中,一柄小劍出現在他手中,白色小劍,通體如玉。

    小劍已經死寂。

    這便是靈皇道果!

    靈皇,真的自爆了。

    若是捏碎這道果,靈皇便徹底死亡。

    天帝微微蹙眉,一邊橫擊神皇他們化形的怪人,一邊看向方平眾人。

    而此刻,仙源無人阻擋,鑄神使迅速沖了過去,準備解析,如何破解仙源和三界的聯系。

    “還清了”

    天帝喃喃一聲,靈皇說她還清了一切,不欠誰。

    天帝忽然輕笑一聲,“還清了你……還的清嗎”

    這一刻,天帝身上忽然涌現出大量的生命力,涌入道果之中,他要復蘇靈皇!

    蒼貓瞬間止步,大貓可憐兮兮地看著方平,希望方平此刻不要出手打斷,復蘇大胖子。

    方平凝眉,他原本倒是準備這時候出手的。

    靈皇實力不弱,被復蘇了!

    剛剛自爆,炸的老張幾人差點重傷,這要是再來幾次,麻煩很大,天帝能復蘇這些強者,這很可怕!

    可看到蒼貓的樣子,方平掙扎了一下。

    就在此刻,神皇怒吼道:“還不出手,一起聯手殺了他,快!”

    轟!

    方平還是選擇了出手!

    就在此刻,方平一刀劈出,想要打斷天帝的復生過程。

    天帝卻是笑了一聲,迅速倒退,笑道:“你們不弱,不過……本帝更強,本帝想要做的,無人可以阻攔,不管是仙源成熟,還是源地封閉,或是復蘇靈……”

    很霸道!

    這一刻的天帝,極其霸道!

    我想做的,沒有做不成的!

    靈皇自爆了,說她不再欠自己的了,他決定要復蘇靈皇,告訴她,你欠我的,還不完!

    這一刻,靈皇的樣子漸漸呈現出來。

    方平幾人臉色鐵青,瘋狂朝天帝攻殺了過去!

    幾人臉色都很難看,這么下去,很麻煩。

    天帝居然真的可以復蘇靈皇,而且好像沒怎么出力。

    靈皇的身影開始浮現,漸漸地,開始睜眼。

    先是有些茫然,接著,好像想起了剛剛的一切,看向眾人,看向天帝,輕嘆道:“為何……還要救我”

    天帝淡笑道:“因為,我要讓你一直欠我的……”

    靈皇看著他,有些悲哀,“你……真以為我不知嗎”

    “嗯”

    靈皇語氣愈加悲哀,“三萬年前,父親勸我不要再爭皇道,沒過多久,部落遭受襲擊,父親和族人全部隕落,我為了報仇,為了斬殺強敵……不得不再次加入皇道之爭!

    我成功了,我斬殺了敵人,證道了皇者,我贏了,成為了三界唯一女皇……

    而你,昔年救過我父親,救過我的部落,救過我的族人,還是我的師父,幫我踏入了本源道……”

    天帝看著她,微微凝眉。

    “三萬年來,我什么都聽你的,你讓我做什么,我便做什么……我曾想過,是否要原諒你……原諒你……滅我族人,逼我再次加入大道之爭之仇……可我……做不到……”

    “于是,這三萬年來,你讓我做什么,我都去做,傾盡全力去做,我還了你的人情,可你……欠我的!”

    靈皇凄笑一聲,“你……欠我的!三萬年前,你若是告訴我,希望我去證道,希望我去成皇,我會做的,你……為何要滅我族人,殺我父親”

    天帝臉色陰沉下來,看著她,沒吭聲。

    靈皇還在復蘇中,此刻,卻是笑的愈加凄涼,“我把你當恩師,當父親,當兄長,哪怕父親勸我,其實我也不曾放棄過……

    我知道你想要人證道成皇,所以我早就下定了決心,無論如何,我一定會爭的!”

    天帝冷冷道:“你如何知曉”

    “如何知曉”

    靈皇凄笑道:“師父……我沒你想象的那么殘忍,那么冷酷……三萬年前,我殺雷尊的時候,我留下了他一縷精神力……我想我證道后,幫他再次復活,再次復蘇。

    我不想殺他,可為了證道,我不得不殺他!

    徒兒太天真了,徒兒想著,現在借用他的力量,等以后強大了,證道了,再還給他,讓他再活過來……”

    雷尊,靈皇證道時,斬殺的初武至強者!

    這一刻,哪怕鎮天王都有些發愣,喃喃道:“你還保留了雷尊的精神力……”

    九皇證道,就是九位至強者死亡!

    都死了!

    雷尊也死了!

    斬殺敵人,奪取對方力量,你還保留他的精神力,這不是白癡嗎

    就不怕對方翻盤殺了你報仇

    哪怕不想殺,那也得殺!

    殺了,才不會出現這種情況!

    好,這些不說,關鍵大家都知道,雷尊是滅她部落的仇人,這女人……她居然要放過仇人,瘋了吧

    這才是大家完全無法理解的地方!

    她居然沒徹底沒殺她的仇人,殺父之仇,滅族之仇,你居然……不殺雷尊

    可靈皇居然沒殺雷尊,還想幫他復蘇……這……鎮天王都不知道該說什么了!

    那邊,東皇三人也是微微一怔,靈當年沒殺雷尊

    那……雷尊呢

    天帝微微凝眉,靈皇愈加苦澀,“徒兒,履行承諾了!我證道之后,偷偷復蘇了雷尊,我想,我證道成功了,竊取一些源地力量,幫助他復蘇,他還能繼續活下去,至于滅族之仇,殺父之仇,我想他一定不是故意的……

    當日,部落被滅,也只是他和人交手,無意中波及。

    我想到了師父,師父的天部被武神和劍神交手波及,師父也不曾因為這些,去斬殺他們,師父能原諒他們,徒兒也能。

    大陸混亂,大戰不斷,強者交手,波及無辜,也時常有之,我殺他一次,也算報仇雪恨了……”

    “幼稚!”

    天帝有些不可思議,也有些難以置信,冷哼一聲,有些無言以對!

    “難怪,難怪以你的天賦,居然遲遲沒能突破關卡,一直不如鴻這幾人!”

    靈皇很強,起碼天賦很強!

    若說,陽神的徒弟是鎮天王,神皇的徒弟是戰,都是天之驕子,他的徒弟便是靈皇!

    而靈皇,卻是遲遲沒能突破一億的關卡!

    此刻,他懂了。

    這徒弟證道之后,居然沒自己吸收源地的力量,而是拿來復蘇雷尊了,這一點,連他都不清楚,他以為靈皇自己吸收了,卻不想,這白癡,居然復蘇了她斬殺的敵人!

    靈皇并非竊取源地力量,而是將自己的那份,讓給了雷尊。

    靈皇苦澀道:“是啊,徒兒太幼稚了,在我心中,師父,便是唯一的標桿,為了學習師父,我甚至連滅族的仇人……都不愿意去殺!

    我太幼稚了,幼稚的,居然將師父當成了唯一……

    若是當年不復蘇雷尊,徒兒便不會明白,滅族之仇,仇人不是他!也不會知曉,這一切,都是師尊安排的!

    雷尊說,當日他精神力動蕩,整個人都陷入了狂躁中,是他滅了我的部落……是他殺了我的父親,可他,當時根本就沒有任何靈智可言……

    死了一次,他才清醒了!

    而他告訴我……這一切,一定是師父做的……”

    “你相信他”

    天帝冷冷道:“你相信他,而不相信我”

    “不,我相信師父……”

    靈皇愈加凄苦,“我豈會輕信他,我原想著,已經原諒他了,連滅族之仇,殺父之仇,我都原諒了,他居然還敢污蔑師父,我恨不得再次殺了他……”

    靈皇苦澀無比,有些悲哀道:“可是……師父,你可知,雷尊為了證明這一切,自殺了!他說,他不是你對手,永遠也不會是你對手,你已經瘋魔,你殺了劍神,殺了武神,他哪怕再次活下去,你也會殺了他,甚至是殺了我……

    當日他瘋癲,你對他出手,選擇他成為我的鋪路人,就是因為他已經知曉你的真面目……

    他自殺了……師父,你可知,那一刻,我有多難以置信!

    雷尊,可是破八的至強者,差一些就能破九了……他居然為了證明他說的是真的,自殺了……

    師父,我不想去相信……可那一天,我動搖了……”

    眾人也是呆滯,一位至強者,自殺了

    靈皇愈加苦澀了,“所以,我有些相信了……我花了近萬年時間,去還原當日那一切,去觀察師父,去查詢真相,我知道……他說的是真的……”

    天帝冷冷道:“那又如何”

    是的,那又如何!

    到了今日,還提那些,有意義嗎

    靈皇笑了,笑的燦爛,“師尊,你可知……傷了心的女人……比男人更可怕!”

    天帝皺眉。

    “三萬年的不離不棄,三萬年的忠誠,三萬年的愛戀……師父,你還是相信了我……”

    天帝臉色微變。

    “師父,三萬年來,我總算知曉你為何如此自信,如此篤信你一定能贏了……”

    天帝臉色徹底變了!

    “因為……你真的是天命之子……種子的代言人……”

    靈皇笑的燦爛,“你,可以連接種子的!你,可以一次次的復蘇的!一位可以借助種子能量,無限復蘇的天帝……師父,你太強大了,強大到,哪怕陽神,可以殺你一次,也殺不了你第二次,殺不了你第三次……

    徒兒想啊想啊,怎么能殺師父呢

    殺不了啊!

    殺了你一次,師父還可以再次復蘇啊,種子的力量太強大了,生命力幾乎無窮無盡,如何能殺師父

    殺不了的……誰也不行!

    陽神不行,方平不行,他們都不行……

    所以,徒兒覺得,我需要去死……”

    天帝此刻徹底變色,如同觸電一般,迅速甩落手中的玉劍。

    靈皇卻是不慌不忙,再次展顏笑道:“師尊,徒兒怕你永生不死,太孤單了!三萬年,徒兒只為了博這一次,博這一次……師尊會救我!

    哪怕所有人都不理解,都覺得我瘋了……可徒兒還是要告訴師父……徒兒,真的太愛師父了……”

    天帝變色,此刻,不復從容,暴怒道:“你敢!”

    “師父,我敢!”

    靈皇笑了,這一刻,她的肉身慢慢呈現,而肉身之上,連接著一根絲線,白色絲線,很淡薄,不注意沒人會在意這個。

    可靈皇卻是此刻手持玉劍,笑道:“師尊,這便是您和種子之間的生命通道吧謝謝師尊救我……三萬年……我賭贏了!”

    “混賬!你找死!”

    話落,天帝一掌拍向靈皇!

    他變色了!

    有些驚恐了!

    他自信無比,他霸道無邊,他沒把陽神和方平他們放在眼里,他不怕任何人,哪怕三皇合一,哪怕三道合一,哪怕方平創建了第二源地……

    他不怕!

    真的不怕!

    他自信到,任由這些人變強也不怕!

    因為,這些人殺不了他。

    就算殺了他一次,這些人能殺第二次嗎

    第三次呢

    能殺他三次,再強的強者,也被他耗死了!

    因為,他關聯種子,可以復蘇,借種子的力量復蘇,一次又一次,除非種子沒了能量。

    可這一刻,他真的有些惶恐了!

    三萬年來,第一次惶恐了!

    靈皇,一個女人,他的徒弟,今日……算計了他三萬年!

    只為了,死一次,讓他接連種子的生命通道,救她一次,她在賭,賭的太大太大,天帝一定會救她嗎

    可能性很低!

    可她還是賭了,就憑她三萬年來,忠貞不渝!

    靈皇……賭贏了!

    這一刻,方平和神皇幾人都驚呆了,這一點,他們不知道,完全不知道!

    天帝……是殺不死的!

    殺了一次,還有第二次!

    當他們費盡千辛萬苦,殺了天帝,天帝再次復蘇的時候,可想而知,他們是何表情,是何下場!

    可這一刻,天帝卻是輸了。

    三萬年的努力,讓靈皇獲得了天帝的信任,他要救她!

    “師尊,徒兒等你……徒兒愛你,等你一起……”

    靈皇笑的燦爛,笑的凄苦,玉劍,毫不留情,轟隆一聲斬向那條白線!

    唯有此刻,唯有現在,唯有她復蘇成功的這剎那,這生命通道才會呈現,才會一直留在她體內,靈皇笑的不知所以!

    “方平,昊,你們……殺了他……我在等他,我怕孤單……”

    靈皇輕笑一聲,在天帝怒喝,暴吼,憤怒到失態的情況下,一劍斬出!

    轟隆!

    玉劍破碎,白色絲線,嘎嘣一聲,如同玻璃,喀嚓……碎裂了!

    世界安靜了!

    天地震動,也無人關心了!

    所有人,都看向那破碎的靈皇,面孔開始劈碎,剛復蘇的肉身開始破碎。

    靈皇卻是笑的燦爛,笑著看向那落淚的大貓,揮揮破碎的手掌,溫柔地笑著,“蠢貓,我真的走了,這一次,真的走了,走的好遠好遠……”

    “我這一次,看到你哭了,看到你為我哭了……”

    “讓我……再摸一次……”

    “喵嗚!”

    凄厲的貓叫聲響起,下一刻,一只貓,瘋狂無比地沖入了那即將破碎的人影中。

    “摸摸,不哭,乖一些,走了,別想我……”

    轟隆!

    人影破碎,天地變色!

    靈皇,隕!

    “喵嗚……”

    凄厲的貓叫聲再起,淚水大滴大滴滾落,源地顫動,這貓,瘋了!

    “喵嗚!”

    凄叫聲,愈加尖銳,響徹天地。

    那個寵愛它的大胖子,還是那么寵愛它……今日,死了!

    ps:8.00字,大家投點月票,很快完本,看看能否數據更好看點……

猜你喜歡

江苏体彩7位数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