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974章 污蔑,陷害 文 / 辰鵬

    【公眾號開通了小說、漫畫、vip電影,全免費無廣告。速度添加,微信點添加朋友公眾號搜索: landaozhekou 或者中文搜索(嵐島折扣)】

    第2974章 污蔑,陷害

    看到秋凌蝶為難的樣子,金老頭哈哈一笑:“小蝶啊,爺爺就是跟你開一個玩笑而已,別當真啊,誰出的主意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安全回來就行。【公眾號開通了小說、漫畫、vip電影,全免費無廣告。速度添加,微信點添加朋友公眾號搜索: landaozhekou 或者中文搜索(嵐島折扣)】”

    “金爺爺,您說的太對了。”俊朗青年孔子杰抓住機會插話道:“小蝶的安全比什么都重要。”

    正說話間,門口突然兩個人走了出來,正好與進去的幾人迎面撞上。

    出來的人是苗管家和歐凱光。

    “咦。”歐凱光看到金老頭親自駕臨,而且還帶著金澤昊,這就有些不尋常了。

    “金老,您好。”畢竟是德高望重的人物,歐凱光急忙招呼。

    苗管家更是趕緊迎接:“金老,您,您來了怎么也不事先招呼一聲,有失遠迎,怠慢了,抱歉抱歉。”

    金老頭哈哈一笑:“苗管家不用見外,都是自家人,說什么抱歉呢。趕緊的去通報我那老搭檔一聲,就說我來了。”

    “好勒。”苗管家答應一聲,朝向歐凱光:“歐先生,那就不多送了,您慢走。”

    歐凱光點頭:“您忙。”

    說了這句,歐凱光和金老頭告辭一聲離去。

    可是,歐凱光到了停車場一看,傻眼了,車呢?

    車子所停靠的地方空蕩蕩的,這是什么情況?

    看到歐凱光一臉懵圈的樣子,秋凌蝶急忙跑過去:“歐處,司機先送余飛走了,待會再來接你。”

    她只能這么說了,總不能說余飛強逼著司機扔下他不管,自己走了吧。

    “豈有此理。”歐凱光氣得吹胡子瞪眼:“是不是余飛那小子干的好事?”

    “這個……。”秋凌蝶不知道怎么解釋,只好硬著頭皮道:“歐處,其實余飛沒有,那個……。”

    “小秋啊,別替那小子解釋了,我還不知道這臭小子的德性嗎,回頭看我怎么收拾他。”歐凱光咬牙切齒地道。

    秋凌蝶心里卻是暗道:您真敢收拾他嗎?

    “歐處,我給您安排車吧。”沒辦法,秋凌蝶只好親自給歐凱光安排車,送其離去。

    ……

    看到歐凱光的遭遇,金澤昊等人有些想笑,沒想到這位名聲在外的老特務,竟然有如此憋屈的時候。

    就連金老頭都覺得有意思了:“那位叫余飛的小家伙,老夫是越來越感興趣了,有機會倒是想見一見。”

    “爸,見那種人做什么,一個低級的一介武夫而已。”金澤昊立即反對,他對余飛那可是恨不得除之而后快。

    聽著金澤昊這話,金老頭哼出一聲:“澤昊,永遠不要小看這樣的人。”

    “是,爸。”金澤昊對老爺子的教訓不敢多說什么。

    “金老,我家老爺有請,快請進。”這時,苗管家走出來,將金老頭子一伙人迎了進去。

    進了客廳,秋老頭緊急出到門口相迎,兩位老搭檔一陣寒暄后,進了客廳各自落座。

    苗管家命人送上好茶招待。

    秋老頭對金家老爺子的突然造訪有些意外。

    雖然口頭上說是看秋凌蝶的,但卻帶著金澤昊前來,這就意義不一樣了,還有一個孔子杰呢,這就更加奇怪了。

    寒暄完畢,茶也喝得差不多了,金老頭首先開口:“老秋,咱們兩個老搭檔很久沒見面了吧。”

    秋老頭點頭:“是有段日子了。”

    “唉……。”金老頭一聲嘆,做出回憶往事的樣子:“我們那一代的伙伴們,這個歲數的走得差不多了,也就你我兩個老頭子咯,以后要經常來往了,要不然,可就沒有多少機會啰。”

    秋老頭笑笑:“說得是啊,有機會我們是該多走走。”

    “哈哈,以后我們走的機會可就多了哦。”金老頭突然笑著朝向后面坐著的孔子杰:“老秋,子杰和小蝶的事,我看也該辦了。”

    這話讓孔子杰喜不自勝,趕緊站起來:“秋爺爺,我,那個,我這次來……,來……。”

    “直接說,別婆婆媽媽的,年輕人就要大膽些。”金老頭鼓勵道。

    “是。”孔子杰一挺身,鼓起勇氣道:“秋爺爺,我是來向小蝶提親的。”

    幸好此時秋凌蝶不在客廳里,否則,聽到這話那肯定大吃一驚。

    她歷經磨難還好不容易回歸,卻是回來的第一天就有人上門提親,這事不知會讓她作何感想。

    秋老頭和作陪的大兒子秋延庭都是一愣。

    “提親?”

    孔子杰雖然姓孔,但和金家其實是穿一條褲子。

    因為孔子杰的父親是金老頭的養子,孔子杰本人相當是金老頭的孫子。

    有這層關系在,如果孔子杰和秋凌蝶成就好事,兩家就成了親家,那以后真就是想不常來往都難了。

    “老伙計,莫非你忘了當初的承諾了?”金老頭望著秋老,笑容意味深長。

    “當初的承諾?”秋老頭眉頭微微皺起,想了一會后,想起來了。

    曾經秋凌蝶和孔子杰還很小的時候,兩個老家伙就開玩笑似的給兩人訂了親事,相約結成親家。

    當然,現在的年輕男女奉行的是戀愛自由,所謂的訂親也就一個玩笑而已,誰也沒當真,可誰曾想,今天金老頭竟讓當真了,還親自帶人上門求親。

    秋老苦笑:“老伙計啊,這事我可做不了主,你得去問秋丫頭愿意不愿意,還有就是看子杰這小家伙的本事,能不能讓秋丫頭看中了。”

    金老頭哈哈一笑:“老秋啊,子杰的優秀你是有目共睹的,我相信也只有子杰和秋丫頭走在一起才是最合適的,再說,你我兩家結成親家,難道不樂意嗎?”

    秋老頭沉默一會,目光卻是望向金澤昊:“這個,提親的事咱們暫時不談,我想問一下澤昊一件事。”

    金澤昊急忙站起:“秋叔叔,您請問。”

    “你找人對付余飛了,是不是?”秋老頭的臉色有些陰沉。

    金澤昊一怔:“這個……,秋叔叔,沒有的事啊。”

    “是嗎?”秋老頭一哼:“余飛是我派去東南亞救秋丫頭的,然而事實上卻是余飛一出國就被人盯上了,有人說,是你泄露了他們的消息,甚至幫著一些人對付余飛。這事,我希望你能解釋一下。”

    “這……。”金澤昊臉色一變,突然咬牙悲憤地道:“秋叔叔,污蔑,這是無恥的污蔑,不,這是陷害,赤果果的陷害啊!”

猜你喜歡

江苏体彩7位数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