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兩千一百二十五章 他不要你,我要 文 / 仲星羽

    【公眾號開通了小說、漫畫、vip電影,全免費無廣告。速度添加,微信點添加朋友公眾號搜索: landaozhekou 或者中文搜索(嵐島折扣)】

    李云道猛地一愣,而后苦笑搖頭:“說起來,可能我的情況還要比你更危險點,接下來若是動作大了,圣教那個昏了頭的老家伙,可能會把所有的火力對準了我……”

    吳千帆笑了笑,壓低了聲音道:“新紅門的力量,你也是可以借用的!”

    李云道看向吳千帆,皺眉不解道:“用倒是可以用,但畢竟從根本利益上來看,有些東西是不一致的,我擔心他們介入太多,會出問題。3秒鐘記住--筆下中文網單字母全拼(www.fputri.live)”

    吳千帆搖頭道:“這樣想就有些偏頗了,想想當年數次用統戰的方式聯手抗敵,再看看現在的狀況,其實也有共通之處的。不過,我的意見只供你參考,具體如何決策,還要看實際的情況,尤其是……”他頓了頓,“你父親那邊的想法……對于他……我還是相當佩服的……”說完,他又補充了一句,“我這輩子真心佩服的人很少,但你父親是其中一個!”

    李云道苦笑搖頭道:“總有人跟我說,你父親如何如何,我還是沒有太確切的感受……上次在山城匆匆地見了一面,也沒有說上太多話,后來忙得不可開交,也一樣是沒見得上面……唉,這話我也就跟你說說,人人都說他是頂頂厲害的大英雄,但從小我是對他有諸多怨念的,尤其是小時候我覺得是他拋棄了我和我母親,等到長大了,知道他當年也是有太多無可奈何的時候,能理解,但卻還是無法真正地親熱起來……”

    吳千帆點點頭,又看向院中的女兒:“我很理解。”

    兩人又聊許久,直到李云道離開的時候,吳千帆說道:“幫我帶句話給夭夭,東山一戰,打得很漂亮,沒給華夏人丟臉!”

    李云道看著眼前這個身姿挺拔的男子,有些疑惑他是不是也是蔡桃夭他們那些護國英雄當中的一個。吳千帆似乎看出了李云道的疑惑,笑著道:“我跟他們不一樣,他們是高手,我只是一個身手還可以的普通人。”

    李云道笑道:“你是動動嘴皮子就能攻城掠寨,比高手可厲害多了。”

    走的時候,吳千帆將李云道和小孔雀一直送到了大門口,李云道看得出他對女兒的戀戀不舍,只是在揮手的那一剎那,這個向來性格堅毅的軍中鷹派執牛耳者似乎已經驅散了所有的感性情緒。

    車子開上高速,坐在李云道身邊的小孔雀哼了哼道:“吳千帆又要離開京城了……這院子,我以后不來了……”小丫頭似乎有些賭氣般地說著,然后又有些傷感和茫然地看向窗外的車流,“李云道,要不,你當我爸爸吧!”

    李云道早就習慣了小丫頭的瘋言瘋語,揉了揉少女的腦袋道:“別瞎說孩子氣的話!”

    小孔雀撅嘴看向他道:“反正你已經有夭阿姨、鈺阿姨和褒姒,多我媽媽一個也不多嘛!而且,我覺得我們家孔藍翎長得挺好看的,就是有些文藝女青年,有時候想得太多,嗯,我覺得,她跟吳千帆結合,就是個錯誤!”

    李云道伸手頂了頂小丫頭的額頭:“人小鬼大!你那小腦袋瓜里面,一天天地都裝著啥?我聽說老蔣家和老趙家幾個男孩子,在學校里天天追在你屁股后頭?有沒有看得上眼的?”

    小孔雀大人

    一般地長長嘆了口氣,癱坐在車座上,表情有些無奈:“他們都太幼稚、太幼稚了,真的,我實在是受不了,一個個磨磨唧唧的,沒個男孩樣!我懶得搭理他們!”

    李云道笑著道:“這樣也不好啊,人家會說你沒有家教的。”

    小孔雀瞪圓了眼睛道:“他們敢!”小丫頭舉起了粉嫩的小拳頭,自從小時候跟十力、張小蠻混跡在一起后,這丫頭身上便多了幾份出塵的氣質,據說十力和小蠻都教了她不少東西,前陣子在學校把蔣家的一個上初三的大孩子揍得滿地找牙,人家領著鼻青臉腫的孩子上門找孔藍翎道歉時,孔藍翎才知道自家女兒居然學了一身好功夫。

    “十力和小蠻教你的東西,在同學面前,還是要盡量少用!”李云道耐心地摁下少女的拳頭,笑著說道,“處理人民內部矛盾,我們要以和風細雨為主,刀子和拳頭要留給外部矛盾嘛!”

    小孔雀吸了吸精致的鼻子:“上個月是蔣亦龍自己找抽,他跟他們班同學說一個月之內要把我追到手,讓我作蔣家的兒媳婦,我呸!”

    李云道哭笑不得:“孩子氣的話,你不是自詡為大人嗎?干嘛還要在意別人那些孩子氣的話呢?”

    小孔雀鼓了鼓腮幫,說道:“我本來也不在意的,但他居然還給我發那種曖昧微信,還截圖給他們班同學看……”

    李云道點點頭:“嗯,壞人家姑娘的清譽,是該揍!不過……”

    還沒等他說不過什么,小孔雀便飛快撲過來,摟住李云道的胳膊道:“嘻嘻,我就知道,你是頂頂講道理的!不像孔藍翎,就知道罰人家做義工……”話鋒一轉,小丫頭又道,“不過我還蠻喜歡做義工的,就是去孤老院看到那些孤苦伶仃的老人,我就很難過……我就在想,按現在這樣發展下去,我們家孔藍翎老了也會很孤獨的……所以,要不,李云道,你把我媽媽也娶了吧?”

    李云道徹底無語,童言無忌,但想到剛剛吳千帆的囑托,又道:“孔雀,你知不知道,你爸爸其實很愛你們!”

    孔雀點點頭:“我當然知道,吳千帆愛我媽,也很愛我,但是我媽需要是陪伴,不是逢年過節打個電話發個微信,那樣兒的是朋友還差不多!我知道,你又要說了,我爸那是為了國家和民族在犧牲自己,我當然懂這個道理了,但是也沒理由讓我媽為了他的理想犧牲自己的幸福生活,你說對不對?”

    李云道這回徹底無語了,這丫頭跟人精似的,什么都懂,能說會道,要真說不過了,便撒個嬌也就萬事大吉了,面對這樣“對手”,他還真無計可施。

    “喂,李云道,我說真的,你們家那么熱鬧,多我媽一個不多嘛,頂多我跟她擠一個房間!”孔雀眨著眼睛,似乎在很認真地跟李云道商量著。

    李云道苦笑道:“你就不怕你夭夭阿姨和瘋妞兒阿姨找你算賬?”

    孔雀吐了吐舌頭道:“當然了,她們可能也會吃醋,但我媽媽她知根知底,又不是外頭的狐貍精!誰知道李云道你在外頭還有幾個相好的……”

    跟這孩子聊了一路,直到到了她家樓下,小孔雀還在做李云道的“思

    想工作”,似乎不把自己的媽媽推銷給李云道便誓不罷休。

    李云道當然知道這是些孩子氣的話,也沒當真,不過倒是沒想到孔藍翎會在樓下候著等小孔雀。

    這陣子沒見到孔藍翎,只覺得這個氣質知性文雅女子又清瘦了一些,站在那兒笑盈盈地看著女兒從車里下來,蹦蹦跳跳地跑向自己。

    “你那么忙,還親自送她回來,這孩子真是的……千帆也是的,隨便派個人送她回來就行了……”孔藍翎將女兒摟在懷里,笑著看向從車上下來打招呼的李云道。

    惟恐天下不亂的小孔雀小聲對母親道:“孔藍翎,他是特意來看你的!送我只是順道!”

    “看我?”孔藍翎愣了一下,而后便意識到女兒又在胡說八道著那些孩子氣的話,此時李云道正走了過來,她的臉上卻也有些微微地發燙:“別胡說!”

    李云道倒是大大方方:“剛剛去千帆那邊跟他商量了些事情,正好就把小家伙捎回來了。”

    孔藍翎點了點頭:“嗯,你那么忙,別耽誤了你的事情……”說著這樣的話,似乎又覺得好像自己在趕人家走似的,又連忙道,“上去坐坐喝口水……”

    李云道搖頭道:“不了,部里還有事情要趕回去。丫頭正在青春期,有些叛逆,你別跟著鬧心,空了,去家里走動走動,桃夭她們都在家里……”

    小孔雀原本對李云道說自己在“叛逆期”有些不滿,但聽到說“去家里走動走動”,便立刻開心了起來:“好啊好啊,這周就去!”

    孔藍翎連忙捂住小家伙的嘴巴,笑著道:“周末她還要上武術課和小提琴課,到時候看時候吧,如果來得及,就去看看夭夭!也的確有陣子沒見了!”

    這樣的寒暄本就不會持續太久,目送李云道的車消失在小路的盡頭,小孔雀抬頭看向微微發怔的母親,嘻嘻笑道:“咦,哈喇子都掉下來了……”

    孔藍翎這才反應過來,嗔怪地輕輕拉了拉女兒的面頰:“就知道胡說八道,哪有這樣埋汰自己媽媽的!”她嘆了口氣,才接著道,“你爸爸要去調去南方了?”

    小孔雀點點頭:“是啊,他跟我說了!”

    孔藍翎有些抱歉地捧著女兒的臉:“對不起,你爸爸又不能陪著你了!”

    小孔雀無所謂地聳聳肩膀道:“沒關系,我早就習慣了!他調回京城的時候,我就知道,不會在京城里呆得太久的!保家衛國嘛,英雄嘛,都這樣的……”

    孔藍翎看著眼前已經到了自己鼻子高的女兒,欣慰地嘆了口氣:“你能理解就好!”

    小孔雀點頭:“能理解能理解,誒,媽,我的武術課和小提琴不是剛剛考完了嗎?還要上課?”

    孔藍翎頓時有些慌亂:“哦,媽媽剛剛忘記了……”

    小孔雀撇嘴道:“媽,你是不是怕看到人家一家人其樂融融的樣子,然后再想到我們自己,會難過?”

    孔藍翎剛想轉身上樓,此時卻止住腳步,微微嘆息一聲,卻沒有說話。

    小孔雀卻走前,從后面抱住母親,小聲道:“孔藍翎,他不要你,我要!”

猜你喜歡

江苏体彩7位数走势